分类
科技

专家警告安卓用户要留心假的Clubhouse应用程序

专家警告安卓用户要留心假的Clubhouse应用程序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为何围绕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有如此多的喧嚣,喧嚣何时将归于沉寂?

这位专家认为,克隆版Clubhouse数量增加表明该平台越来越受欢迎。
他指出,不法分子克隆Clubhouse是为得到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远程获取用户银行数据和其他文件的权限。
他警告称,假的应用程序的图标与原版不同,而且要注意已下载该应用程序的用户的评价。

Clubhouse是一款语音聊天应用程序,只能通过邀请参加聊天。在这个社交网络中有一些房间,用户可在其中讨论不同话题,而听众可以进出不同房间。

分类
俄罗斯

克宫正在研究ClubHouse问题 称目前通报克宫工作的机制足够

克宫正在研究ClubHouse问题 称目前通报克宫工作的机制足够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为何围绕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有如此多的喧嚣,喧嚣何时将归于沉寂?

“克里姆林宫没有官方社交媒体账户,我们有推特账户,但不是直接帐户,它实际上是我们网站信息专线的一面镜子。我们依然认为,向公众通报我们信息的现有机制已经足够了。”佩斯科夫回答克里姆林宫是否需要这个平台的问题时说。

Clubhouse是一款语音聊天应用程序,只能通过邀请参加聊天。在这个社交网络中有一些房间,用户可在其中讨论不同话题,而听众可以进出不同房间。

分类
社会

为何围绕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有如此多的喧嚣,喧嚣何时将归于沉寂?

《俄罗斯商业咨询报》援引应用追踪机构安亿致用(App Annie)的内部数据报道,2月10日,俄罗斯有7700名用户下载新应用Clubhouse,全世界总下载量是530万名。在2020年11月10日到2021年2月10日之间,Clubhouse的全世界日活用户要少得多,为33.8万人。

  • 这种飙升与什么有关?

积极使用这一社交网络名流包括美国商人伊隆·马斯克、马克·扎克伯格,美国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 、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如果受到专门邀请,就可以和他们互发音频信息,或者仅倾听他们的实时谈话内容。俄罗斯联邦政府财政金融大学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信息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系导师鲍里斯·斯拉文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这可用来部分解释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的流行度:

“Clubhouse ——是找到没有使用过的交往形式的服务的例子。其网络的独特性在于为在互联网虚拟房间内交流的人们提供在线语音服务。这一社交网络是新冠肺炎疫情正酣之际出现的,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所有隔离中的人们的通气口。大家对它的兴趣是由名流使用而激起的,但只能靠邀请才能进入。”

专家还指出,全世界目前一直在寻找社会交往的新形式。交往工具的使命通常来说会发生无法预测的变化。Facebook社交网络是作为大学生的交流手段而创立的,Instagrams是作为摄影师之间的影像交流工具而创立的,Twitter是作为SMS短信服务的相似品而创办的。通常来说,流行的社交工具被迫寻找越来越新的形式。

为何围绕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有如此多的喧嚣,喧嚣何时将归于沉寂?
© REUTERS / Aly Song
马斯克艾特俄总统推特帐号并邀请其到Clubhouse中交谈

社交媒体和媒体监测和分析公司“品牌分析”(Brand Analytics )市场营销部经理瓦西里·乔尔内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分享了这种观点:

“随着科技的完善和用户习惯的改变,社交网络和平台的发展从文本格式开始,变化到图片、视频,接下去发展到了增强现实。如果说到社交网络中的互动,那么现在我们更多地消费信息而不是交往。俄罗斯增长最快的社交网络是Instagram、YouTube和TikTok。”

去年11月“品牌分析”公司(Brand Analytics )发布了一项研究报告,称Instagram、YouTube和TikTok80%的俄罗斯用户并不创建自己的内容,只是观看和评论博主们和更活跃的作者们所创建的内容。在这方面,大众社交网络成了独特的“电视机”,明确分为作者和观众。

乔尔内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Clubhouse与大众趋势有着极大的区别,因此引起了极大的兴趣,但不是引起了大众的兴趣,而是他并未寻求的专业受众的兴趣。”

  • “语音”社交网络的主意真的很新鲜吗?

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调查的一些专家们指出,带有语音信息的社交网络的主意本身并不是什么新鲜。

自治非商业组织“互联网发展研究所”总经理安东·克柳奇金告诉卫星通讯社,“语音社交网络的主意本身并不新鲜,2008年英国初创企业Blabnote问世,所有的团队和交流本身都是借助声音进行的,但该项目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虽然,它无疑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时代。”

社交网络分析服务Popsters 总经理阿尔谢尼·库什尼尔向卫星通讯社解释说, “存在相当多的这类社交网络,如Ello 社交网络,只有受到邀请才能前往那里。您在那里有账号的事实本身就说明,您受到‘精选’。但这最终没能很好运转,几个月后,受众就不再去那里了”。

  • 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是否将长期陪伴我们?

就在不久前,全世界都在讨论TikTok应用的流行度,它的下载率很早前就超过了Instagram和Whatsapp这些巨头。许多人指出,吸引用户注意的正是可视图片和短视频的活跃。按照不同的估计,没有图片的贴文比带图片尤其是带视频的贴文的吸引力要低得多。离开这些功能,社交网络Clubhouse是否还有长久存在的机会?

“几个月后社交网络的流行度多半会降低,需求也将不会这么高,库什尼尔指出。这里面有几个原因。前段时间出现了社交网络Periscope,这是一个带有直播的社交网络。Twitter几乎立刻就收购了它,尔后Instagram 和Facebook等大型社交网络也开始增添直播的可能性。众所周知,扎克伯格已经宣布, Facebook将打造出语音直播的相似品。因此,在我看来,考虑到大型社交网络拥有更广泛的受众,如果它们复制主意,就可以更高效地实施。 第二,语音聊天的功能远不是独一无二的功能。”

斯拉文持相似观点:“就像在其它社交网络的案例中,应该预计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或者被更大的公司所收购,或者加入更发达的媒体生态体系,或者利用视频内容等进一步大力发展网络的功能,因为任何沉迷,即便是最大众的沉迷通常都非常短暂。”

乔尔内认为,如果平台留存下来,那么它的规模不会大:

“语音对商务性、深思熟虑的、高效交流很好,但未必会成为大众社交平台的主要形式。我们习惯于异步交流,而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是同步加入讨论某些受众的迫切话题、问题和疑问,这是倾听意见领袖声音的机会。目前它只是作为新潮倡导者、营销专家、媒体经理、媒体人等的商务性网络而发展起来,估计将来仍然会这样。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完全可能是成功的,但不是大众性的,而是具有精选原则。”

  • 安全问题仍是开放性问题

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引起了俄罗斯专家们整整一系列的非难,这首先是从用户个人数据使用、经常询问是否可以获得内容或者是否可以获得通讯录的角度来说的。俄罗斯联邦社会院成员、安全互联网联盟主席叶卡捷林娜·米祖林娜指出,在加入“房间”时,用户以开放形式转交独特ID。此外,不排除音频可能被第三方掌握的可能性。

为何围绕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有如此多的喧嚣,喧嚣何时将归于沉寂?
© REUTERS / FLORENCE LO
美一款语音应用疑似被屏蔽 中国外交部: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同时中国政府依法依规管理互联网

俄罗斯联邦社会院还呼吁俄罗斯联邦通信、信息技术与大众传媒监督局研究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俄罗斯联邦社会院社会重大法案和其它法律倡议鉴定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互联网科技行业法律工作组成员阿尔乔姆·基里亚诺夫认为,国家监管机构和执法机构应该像控制其它社交网络一样,控制语音社交网络Clubhouse。此外,他认为,应该考虑记录应用中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存在扰乱性用户或社交团体的情况下。

分类
政治

特朗普离开白宫后很幸福 乐于不使用社交网络

特朗普离开白宫后很幸福 乐于不使用社交网络
© Ruptly . Sputnik
特朗普上直升机离开白宫

米勒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说:“总统离开后心情非常好,拥有家人在一起的非常温柔的时刻……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总统真正放松。”

该报说,米勒也在特朗普和亲属及家人一起飞往佛罗里达的那架飞机上。

米勒强调说:“总统说,他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幸福。他说,这实际上是好事——不使用社交网络,不受仇恨的封闭世界的影响,而社交网络经常成为这样的世界。”

他说,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娅很喜欢这一切,她“更幸福许多”。

此前因特朗普关于1月6日华盛顿骚乱的言论,Twitch、Twitter、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将其账户冻结不同期限。起因是其对占领华盛顿国会大厦的抗议者的视频和文字呼吁。特朗普一方面呼吁他们举止和平并各自返家,另一方面称他们为爱国者并指责选举舞弊。

分类
中国

Clubhouse在华火热 现“一码难求”局面 媒体:或注定在中国水土不服

Clubhouse在华火热 现“一码难求”局面 媒体:或注定在中国水土不服
© AFP 2020
TikTok成2020年度主要应用程序 它是如何征服全世界的?

Clubhouse是一款从硅谷火到中国国内的“多人实时在线语音群聊”APP,多日占据微博热搜,甚至有中国网友制作“拆箱报告”,教大家如何一步一步使用这款APP。2021年1月31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Clubhouse举办了一场语音直播,在直播的几小时内该软件同时在线人数高达5000多人。随后,一个Clubhouse的邀请码在eBay上甚至被炒到100美元。Clubhouse目前只允许已注册用户邀请两个新用户,且必须是iPhone用户。Clubhouse用户数已超500万,估值达到10亿美元。

在Clubhouse里,用户只能语音,没有弹幕,不能录屏,不能录音,听后即焚。主持人创建房间后,跟嘉宾聊天,听众可旁听,三种身份经主持人同意后还可转换。

《新京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称,现在中国国内使用Clubhouse的群体,多是币圈、投资圈、科技圈人士。繁琐的流程、经济条件,筛选出了小众目标用户。就Clubhouse本身而言,当下的高冷、小众特征,是其重要吸引点,但必然反过来限制其规模。而互联网的特征就是边际成本低,低成本扩张带来规模性与利润,拥抱规模,才能拥抱发展。

文章同时认为,Clubhouse虽然号称社交,但它并没有建立社交关系,是依靠话题而聚集,并非人本身的聚集,这必然影响到用户黏性。从马斯克“带货”Clubhouse来看,其最终也会走向规模这条道路。如果Clubhouse顺着这个逻辑走,放弃高冷路线,就必然放弃高端带来的吸引力。

Clubhouse在华火热 现“一码难求”局面 媒体:或注定在中国水土不服
© AP Photo / Mark Schiefelbein
科技 – 中美之间的新对抗

此外,通过美区ID下载并获得邀请码的方式,也遭到诟病。科技内容平台品玩认为,Clubhouse打造出中国互联网民的“上流社会”圈子:有人邀请,有美区苹果ID,接触英文界面无障碍,头像的气质都彼此接近。但中国已经有一款类似的APP“递爪”,也是一款多人语音聊天客厅的社交软件,比Clubhouse早出来半年。文章认为,当语音技术成熟(感谢声网Agora),社交网络需要新形态突破的时候,中美两国的创新者都会做出类似的尝试。

钛媒体发表《中国用户不需要第二个Clubhouse》的评论文章同样也指出中国已经有类似的尝试。文章称,很多对Clubhouse的爆火不屑一顾的人都指出,实时语聊早就是国内玩剩下的,而且已经经衍生出了语音相亲、KTV语聊、互动游戏、情感陪聊等细分玩法,在soul、篝火等社交应用中,花样百出的语聊房已成为年轻人习以为常的线上party,为何跪求Clubhouse邀请码的人对它们视而不见?

分类
中国

全球速卖通在俄社交网站的月均用户数量增长至800万人

全球速卖通在俄社交网站的月均用户数量增长至800万人
© Sputnik / Alexei Danichev
阿里速卖通圣彼得堡卖家数量在半年内增长近2倍

消息显示,

全球速卖通最近一年积极与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络开展合作,并吸引博主进行合作。

因此,新买家的数量相比去年已经增长九倍。数据表明,全球速卖通的100万名新的买家为社交网站的用户。
全球速卖通分析人员指出,

社交网站用户经常购买智能手机、家电、电脑和办公电器、化妆品以及汽车用品。

 

分类
中国

一家中国公司的股值因“马斯克效应”意外上涨115%

一家中国公司的股值因“马斯克效应”意外上涨115%
© AP Photo / Patrick Pleul
马斯克暂时停用推特

根据2月1日的交易结果,Clubhouse Media Group公司的股值增加了59%,达到每股13.2美元。最高开盘价甚至升到17.9美元/股(增幅达115%)。涨幅如此强劲,却没有关于原因的相关报道或企业新闻。
《商业内幕》和《金融时报》均指出,投资者可能是再次混淆了两家名称相似的公司,引起大家兴趣的原因其实是伊隆•马斯克。
特斯拉和太空探索公司的负责人马斯克曾经写道,他接受了社交网“Clubhouse”的采访。虽然名称相似,但该社交网站与Clubhouse Media Group却没有半点关系,后者在美国纳斯达克的股票代码为CMGR(社交网“Clubhouse”并未自此上市)。彭博社指出,Clubhouse Media Group公司从事的是医疗保健行业。它位于中国,已被广西同济健康医疗集团股份公司(Tongji Healthcare Group)收购。
马斯克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在推特上的留言而影响股价。《金融时报》称此为“伊隆效应”。在他提到过通讯软件Signal后,一家与其名称相似的公司——Signal Advance的股票也出现大涨情况。

 

分类
俄罗斯

俄罗斯公共组织呼吁封禁TikTok

这位公众人士认为,该委员会收到了公民以及父母和家庭组织代表的许多呼吁,指出了TikTok平台在遵守俄罗斯法律上面的问题。这里特指的是鼓动孩子参加未经批准的大规模集会的内容。

俄罗斯公共组织呼吁封禁TikTok
© REUTERS / Illustration / Dado Ruvic
TikTok宣布准备好与国家杜马合作

俄罗斯法律与司法新闻通讯社(RAPSI)1月29日星期五引述雷巴利琴科的话说:“如果通过平台违法内容得以进一步分享,我们建议考虑从官方苹果商店和谷歌商店对俄罗斯用户下架TikTok应用程序的可能性。”

另一个倡导封禁TikTok社交网络的组织是俄罗斯总统儿童权利专员领导下的父亲委员会。委员会主席安德烈•科切诺夫在向俄罗斯联邦电信、信息技术和大众传媒监管局发出的呼吁中称,参加未经批准的集会“对未成年人的生命和健康构成直接威胁”,鉴于此,该社交网络在俄罗斯的进一步运作是不可容忍的。

分类
社会

TikTok因意大利有儿童死亡而部分被封

所有无法用文档证明年龄的用户的账号都被封禁。命令有效期至2月15日。
出台封禁措施是因一起巴勒莫小学女生事件,她因接受社交网上发出的危险挑战后窒息而死。意大利检察院已经开始调查此案。
TikTok只适用于年龄在13岁以上的网民。但意大利个人数据保护机构专家指出,该社交网络没有对未成年人权利的保护予以应有的重视,允许网民绕过年龄限制访问网页内容。

分类
俄罗斯

俄外交部发言人将社交网络封锁特朗普账号之举比作网络”核爆炸”

俄外交部发言人将社交网络封锁特朗普账号之举比作网络"核爆炸"
© AFP 2020 / Olivier Douliery
中国网友对“封杀”特朗普的反应

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此前宣布无限期冻结特朗普帐户,指控他煽动暴力,其它一些鲜为人知的社交网络也紧随其后。

扎哈罗娃在自己的脸书页面写道:”最近所有最大的美国社交媒体平台都封锁了美国总统帐户,而且做到这一点,他们既不需要法院的决定,也不需要道德规范方面任何相关机构的意见。”

她称:”可以将美国互联网平台封锁国家元首账号的决定比作网络核爆炸:造成的破坏很可怕,结果更可怕。”

她说:”西方社会所宣扬的民主价值观受到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