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技

俄宇航员在前往月球途中将顺访国际空间站或俄国家空间站

俄宇航员在前往月球途中将顺访国际空间站或俄国家空间站
© AFP 2021 / Russian Defence Ministry
俄专家揭示俄宇航员飞往月球的细节

库兹涅佐夫说:“初步计划是分步走。登月宇航员将在国际空间站或者俄罗斯国家轨道站等待月球转移飞船组装完毕。这将是登月途中的中转站。”

库兹涅佐夫在谈到放弃使用一次发射即可实现登月的超重型运载火箭,而改为通过有效载荷相对较低的“安加拉”火箭分次发射进而达到目的的复杂性时做出了上述评论。

目前计划在2024年停用国际空间站。各方正在探讨有关将国际空间站运行期限延长到2028-2030年的问题。俄方正在考虑放弃参加国际空间站项目、转而建设自己的国家空间站这一可能性。

2020年12月,俄国家航天集团总经理德米特里·罗戈津在脸书上写道,俄“叶尼塞”超重型火箭计划将进行修改,将采用新技术取代当前技术。因此,俄罗斯最早的载人探月飞行将使用“安加拉”火箭进行。但进一步开发月球离不开超重型火箭,因此,研发工作并未放弃,而是推迟到2032年。

分类
科技

俄专家:俄中合建月球基地将是史无前例的先河

俄专家:俄中合建月球基地将是史无前例的先河
© 照片 : China National Space Administration
俄罗斯专家评价中国顺利登月:真太棒了!

2月12日,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责成俄航天集团与中国签署关于合作建设月球科研站的谅解备忘录。

科托夫指出,这份谅解备忘录并没有确定未来月球科研站的类型,不清楚将是在轨科研站或者月球表面建科研站。也没有说明是建一个共同使用的科研站,还是建两个相邻的科研站。因此,很难判断建设的难度和造价。他认为,最简单的事打造一个在轨科研站,在技术上的难度和国际空间站不相上下,而且成本更高,但月球表面建的科研站功能更多。

他指出,“如果这个项目得到实施,那么将需要俄中两国竭尽全力的合作,投入数十年来在航天领域积攒的全部科研成果。”

他认为,这个项目规模庞大,俄罗斯航天预算无法自行实施。

俄专家:俄中合建月球基地将是史无前例的先河
© 照片 : Instagram account of Sergey Kud-Sverchkov
俄航天国家集团文件:俄核拖船将用时200天抵达月球

航天项目需要巨大资金的投入。美国“阿尔忒弥斯3号”登月项目耗资280亿美元。航天领域有史以来最贵的项目是国际空间站,至今已耗资约1500亿美元。而2021财年NASA预算为233亿美元,俄罗斯航天集团2020年预算23亿美元。

他还说:“中国近年来在航天和航空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没有几个国家能够以这种速度发展航天领域。但俄罗斯的技术和经验在实施月球科研站项目方面有用武之地。”

他指出,俄罗斯和中国在建设月球科研站的速度和性能方面无需赶超美国。美国提出建设月球空间站(Deep Space Gateway)的想法,运行在月球轨道上,将其作为载人登月、飞往火星的中转站。美国还提出”阿尔忒弥斯”计划,打算重返月球。俄罗斯拒绝参与美方提出的月球空间站计划,俄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指出,这一项目主要是解决美方面临的任务。

分类
俄罗斯

“礼炮”总设计师揭示俄宇航员飞往月球的细节

“礼炮”总设计师揭示俄宇航员飞往月球的细节
© 照片 : 俄国防部
俄“安加拉”火箭的承载能力和准确性超过军方要求

库兹涅佐夫指出:“初步计划发射分为两个阶段。登月科考队将在国际空间站或俄罗斯国家轨道站等待飞行综合体的组装。它将成为前往月球途中的转运枢纽。”
他解释了放弃使用一次发射就可以完成月球发射任务的超重型火箭而使用运载量较少需要数次发射的“安加拉”运载火箭时出现的困难。困难在于,未来用于发射“安加拉”火箭有两个发射场——普列塞茨克和东方发射场,而发射“安加拉-А5V” 超重型火箭的发射场只有一个——东方发射场。

分类
社会

俄科学家:俄仪器曾因本国要求严格未能用于中国探月计划

俄科学家:俄仪器曾因本国要求严格未能用于中国探月计划
© CC BY-SA 4.0 / Tomruen / 2016 HO3 orbit
中国小行星探测任务将使用俄罗斯科学仪器

他表示:“我国提出的质量和可靠性要求,不允许在一年半到两年内完成设备的研发、制造和测试工作。这是不可能的。如果遵循制造太空设备的一切规定,价格会很高,而且期限很长。”

科拉布廖夫补充称,“我们与中国在月球计划方面有一次曾经发生过这种情况,即仪器被选中并且已准备就绪,但没有成功办理手续,因为其没有通过所有测试,由于办理手续的原因无法发出”。

中国于2007年和2010年分别发射了嫦娥一号和嫦娥二号月球探测器,它们从轨道上对月球进行探测。2013年嫦娥三号探测器和玉兔号月球车完成中国历史上首次软着陆登月,2019年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月球车首次实现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2020年嫦娥五号在中国历史上首次将月球土壤带回。

分类
科技

俄专家:马斯克希望向普京提议在太空领域进行合作

俄专家:马斯克希望向普京提议在太空领域进行合作
© REUTERS / Aly Song
马斯克艾特俄总统推特帐号并邀请其到Clubhouse中交谈

他向卫星通讯社指出:“过去四年来,美国太空计划非常活跃与担任国家太空委员会主席的副总统彭斯有关。美国政府更迭后,美国的月球计划不会停止,但其活跃程度会降低,因为有推动力的行政管理人员将离开。马斯克的目标是深空、月球和火星,他的确有机会成为美国太空计划的领先者。因此,他邀请俄罗斯讨论合作问题,然后他将向中国提出类似建议。”
约宁相信,马斯克提出这一建议可能与俄罗斯政府2月11日做出的决定有关,该决定允许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公司与中国签订关于建立国际月球基地的备忘录。
他称:“数年前,我提议我国总统向主要国家,首先美国和中国领导人提出建议,共同努力探索深空。我看到,现在马斯克抓住这个倡议。实际上,全球并没有那么多能提出这种建议的人,在政治家中只有三位,即俄罗斯、美国和中国领导人,而在商业界只有马斯克。他希望成为人类在深空探测领域的领袖。”

分类
中俄关系

俄总理接受有关俄中就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签署备忘录的提议

俄总理接受有关俄中就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签署备忘录的提议
© CC BY-SA 2.5 / Kamov / PPTS
俄罗斯宇航员飞月结束后将在奥伦堡附近着陆

文件称:”接受俄航天集团与俄罗斯外交部、司法部等有关联邦行政机关协商制定并与中方初步研究的提案:即俄联邦政府与中国政府之间签署有关建设国际月球科研站的相互谅解备忘录。”

俄航天集团受委托代表俄政府签署该备忘录,并可对备忘录作出非原则性修改。

分类
科技

土耳其计划在2023年向月球发射航天飞船

“我们的目标是2023年年底在月球上实现硬着陆,以此纪念土耳其共和国成立100周年。 这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软着陆。 相信,我们的工程师们能够完成着陆任务。”埃尔多安在介绍国家航天计划时说。

面前,现在许多国家都在谈论探索月球,比如说 2月4日 俄火箭航天领域消息人士向卫星通讯社表示,俄国家航天集团提议俄科学院生物医学问题研究所和联邦生物医学署,立即开始为将俄宇航员送往月球及其他太阳系天体作准备,2024年将把携带动植物的科学设备送入地球磁场外轨道,以便研究它们在这种条件下长期停留的可能。

另外,加拿大Mining网站写道,未来争夺月球矿物开采权将致使中国和俄罗斯合力遏制美国控制这一领域的企图。

分类
科技

美国开始组装月球轨道站将不早于发送首批模块的2024年

美国开始组装月球轨道站将不早于发送首批模块的2024年
© 照片 : NASA Johnson : Jessica Meir and Christina Koch
美国宇航局2024年将实现女性宇航员登月

根据这份价值达3.318亿美元的合同,SpaceX的”重型猎鹰”(Falcon Heavy)运载火箭将向月球轨道发送月球站的动力与推进模块(PPE)和生活模块(HALO)。NASA报告说,这两个模块将在地球上预先组装,然后一次性送入月球轨道。根据NASA的资料,此次发射任务将不早于2024年5月。

美国宣布将在阿尔忒弥斯(Artemis)计划内建造一个月球轨道站。该计划的主要目的是人类重返月球,确保在月球轨道上的长期存在,以准备更长期、更遥远的空间飞行。根据NASA在特朗普总统时期宣布的目标,美国宇航员应在2024年重新登月。专家们认为,这个时间并不现实,并预测拜登政府将修改月球计划的时间表。

美国计划建造名为”门户”(Gateway)的月球轨道空间站。俄航天集团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2017年签署有关联合建造该月球轨道站的协议。但后来俄航天集团总裁罗戈津表示,俄方不能参加该项目,因为给俄方分配的角色不够重要。罗戈津称,如果该项目像国际空间站那样以平等的原则施工建设,那么俄罗斯愿意参与。

分类
中俄关系

俄专家:俄中不会制定新协议与《阿尔忒弥斯协定》对立

《阿尔忒弥斯协定》是2020年10月由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日本、卢森堡、意大利和阿联酋签署的一系列双边协定。晚些时候,乌克兰也加入其中,巴西签署了意向书。相关协定实际上旨在围绕美国宇航局的探月计划,将美国的盟友联合在一起。俄罗斯和中国未签署该协定。

俄专家:俄中不会制定新协议与《阿尔忒弥斯协定》对立
© 照片 :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加拿大媒体:俄中将合力遏制美国控制月球计划

俄罗斯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应用物理与空间技术高等学院教授谢尔盖·马卡罗夫称:“《阿耳特弥斯协定》主要建立在美国的力量之上,所有投资开发某个模块的其他参与方都在该项目中不发挥关键作用。该项目的工程参数由一个国家决定,其目标不符合俄航天集团设定的目标。”
他补充道:“也许,通过建立俄中联合月球站可以解决的任务对我们更有利。”
俄罗斯秋明国立大学近代史和世界政治教研室研究人员弗拉基米尔·涅日丹诺夫认为,实施联合月球站项目不需要制定新文件。
他指出:“我不认为俄罗斯和中国会签订自己的协议来回应签署《阿尔忒弥斯协定》之举,因为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公司和中国国家航天局已在2018年签署关于月球与深空探测的合作意向书,规划了在2022-2023年期间的合作。只有在两国有意延长这项安排并将其改成中期合作方案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新协议。”
涅日丹诺夫总结称:“莫斯科和北京对双方已经签署的协议感到满意,因此,恐怕不会制定新协议。两国已经有了在该领域开展高质量竞争所需要的一切。”

分类
科技

加拿大媒体:俄中将合力遏制美国控制月球计划

加拿大媒体:俄中将合力遏制美国控制月球计划
© 照片 : CNSA
美国专家不认为中美两国有合作开发月球的可能性

这种联合的原因可能是所谓的《阿尔忒弥斯协定》,即2020年10月由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日本、卢森堡、意大利和阿联酋签署了一系列双边协定,晚些时候乌克兰也加入其中,巴西签署了意向书。这些协定实际上旨在围绕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探月计划联合美国的盟友们。俄罗斯和中国没有签署这一协定。

据该网站指出,这促使莫斯科和北京扩大合作以遏制华盛顿的野心。

该网站援引美国国务院前政策规划主任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 的话称,她认为拜登应该远离特朗普执政时签署的协定,而应在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框架内采取新方针代替该协定。

她指出,“拜登可以通过建立与所有有关方面达成共识的多边框架,来恢复美国部分全球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