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政治

媒体:美国准备参加欧盟组织的有关与伊朗协议的会谈

此前欧盟代表称正筹备有关该问题的“六方”会议。

媒体:美国准备参加欧盟组织的有关与伊朗协议的会谈
© Sputnik / Maxim Blinov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路透社援引美国政府高官的话报道称:“如果该会议举行,我们准备出席。”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政治

信件: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撤回其有关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声明

米尔斯在信中代表美国政府通知安理会,华盛顿撤回此前发出的信函。

信件: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撤回其有关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声明
© AFP 2021 / Saul Loeb
美国务卿:美国和伊朗的外交道路是开放的

信件称:“美国的看法是,第2231号决议第7、8和16至20条规定的措施仍然有效。”

规范建立《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第2231号决议第7条明确规定废除曾对伊朗实施一系列制裁决议的效力。

信件称,第2231号决议取消的第1696、1737、1747、1803、1835、1929号制裁决议的条款仍被撤销。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8月致函安理会轮值主席,宣称伊朗未能履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伊核协议)的规定,并要求依照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重启针对伊朗的制裁程序。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反对美国恢复针对伊朗制裁的想法。《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所有参与者认为,美方的通知不具有法律效力,并确信美国没有启动恢复限制措施进程,因为美国已不再是该协议的缔约国。联合国安理会主席也没有为华盛顿的要求采取任何行动。同时美方认为,进程已经开启,且制裁已经恢复。

信件: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撤回其有关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声明
© Sputnik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伊朗外长不认为美国支付赔偿金是返回伊核协议的条件

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于2015年获得通过,其中包括了伊朗若不履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就自动恢复对伊朗制裁的机制,有效期自2015年起10年。这项决议规定,如果在这项期限内查出伊朗任何严重违规行为,那么伊朗必须接受制裁,除非安理会通过相应的决议。只要其中有一个常任理事国反对这一决议,制裁也将在自通知安理会后30天内自动恢复。

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签署了《联合国全面行动计划》。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同时享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措施。

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对与伊朗往来的国家实施次级制裁。

分类
政治

“欧洲三驾马车”与美国打算继续与中俄就伊朗问题进行协商

声明称:“关于伊朗,‘三驾马车’和美国对维护核不扩散制度和坚守防止伊朗获得核武器任务上表达了共同的根本利益……‘三驾马车’欢迎美国宣布的重返与伊朗外交谈判的决定,以及恢复‘三驾马车’与美国间值得信赖的深入对话。”

声明指出:“外长们强调就此关键安全问题继续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磋商和协调的强烈兴趣,并认识到欧盟外长(即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作为联合委员会协调员的作用。”

“欧洲三驾马车”与美国打算继续与中俄就伊朗问题进行协商
© REUTERS / Carlos Barria
美国国务卿将与欧洲“三驾马车”官员讨论俄罗斯和中国

与会方重申其打算谋求使伊朗重新履行其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框架内的义务。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政治

美国务院:美国愿意参加由欧盟组织的六国与伊朗会议

普赖斯表示:“美国将接受欧盟高级代表的邀请参加六国与伊朗举行的会议,以便讨论有关伊朗核计划问题的外交途径。”

美国务院:美国愿意参加由欧盟组织的六国与伊朗会议
© REUTERS / Carlo Allegri
信件: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撤回其有关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声明

此前欧盟代表宣布筹备六国有关该问题的会议。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六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政治

媒体:美国不会把德国公司列入“北溪-2”项目制裁名单

媒体:美国不会把德国公司列入“北溪-2”项目制裁名单
© Sputnik / Ilya Pitalev
俄总统新闻秘书:美需要关心德克萨斯州情况多一些 关心“北溪-2”号项目少一些

报道指出有关“北溪-2”项目的报告2月19日可能就会提交国会,与俄罗斯有关的制裁对象只提到了少数几个。
据报道,乔•拜登政府就是这种方式谋求在阻止该项目实施的同时又极力避免与亲密的欧洲盟友形成对立。
消息人士指出,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政府准备制裁参与这个项目的德国公司,仅仅因为时间不足才没有做到。
Nord Stream 2 AG公司执行董事马赛厄斯•瓦尔尼格(Matthias Warnig)也被列入制裁候选名单。
“北溪-2″号项目包括两条从俄罗斯海岸经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天然气支线管道的建设,总输气能力应为每年550亿立方米。
美国、乌克兰和一些欧洲国家反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
在欧洲市场积极推销本国液化天然气的美国2019年12月对该项目实施制裁,要求参与管道铺设的企业立即停止施工。
俄罗斯多次宣布,这是一个对欧洲有利的商业项目。
德国支持完成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拒绝美国单方的超地域制裁。

 

分类
中国

中国能否扰乱美国歼击机的生产?

这些被称之为稀土的17种化学元素,几乎用于任何现代电子产品、家电、运动设备、结构材料和机械制造当中。带有这些元素的合金材料,具备现带产品所需要的新特性。比如稀土制造的磁体,要更为轻便且非常的坚固。很多电子设备因使用稀土而变得紧凑。电动汽车和军工领域使用的蓄电池,也同样需要这些组件。每架F-35歼击机含有417公斤稀土。

中国在世界稀土市场居主导地位。首先,中国稀土矿藏量约占世界的40%。其二,中国在几十年里优于其他国家已建起稀土加工综合技术流程。甚至美国,从其他国家拿到原料或将其唯一的加利福尼亚山口稀土矿(Mountain Pass )开采原料也运往中国再加工。由此,中国占世界稀土加工供应的90%。

中国能否扰乱美国歼击机的生产?
© REUTERS / STEVE MARCUS
缅甸的军事政变刺激稀土金属市场增长

这种局面让美国和其盟国感到忧虑。也就是说,不仅技术电子产品、而且涉及军工安全的产品生产也要依赖中国供应。此前,中美冲突加剧之际,北京从宣布对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进行制裁。特朗普政府将盟国澳大利亚和欧盟招来,准备构建不依赖中国的稀土供应链。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问题与其说是原材料开采,还不如说是原材料加工。

他说:“从理论上来看,中国加强稀土出口管理的行为会促使其他国家发展自己的稀土生产能力。但是中国是依靠技术创新和市场竞争获得的优势,这一点决定了我们稀土分离提纯效率全世界最高,成本全世界最低。所以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所开采的稀土矿石原料也需要送来中国来进行分离提纯。众所周知,当前美国是中国稀土原料的最大进口来源国之一,同时也是中国出口稀土成品的重要出口市场。包括我去年走访的生产规模较大的南方稀土企业,他们所使用的的稀土原料约80%以上也都是进口的。这就是说其他国家在稀土生产效率和成本质量方面与中国同行企业是否具有市场竞争力,我想这或将是个问题。”

美国政府考虑中国反制裁和技术限制可能出现的场景。早前,华盛顿已对中国一些科技公司实施制裁,其中包括华为,禁止向中国公司出口芯片。此外,甚至第三国厂商也可能受到制裁,如果供给华为配件中使用了美国技术。此外,美国甚至还扩大了双重用途产品和技术禁售清单。现在,理论上用于军事领域的任何商品都可能受到管制。

中国能否扰乱美国歼击机的生产?
© AFP 2021 / LYNAS CORPORATION
西方国家能否摆脱中国稀土

中国当时做出了对等回应。12月1日,新的限制法律生效:敏感技术、其中包括人工智能、内容传输推荐算法和无人机均成为限制出口对象。理论上,限制稀土出口的条例草案,同样也可看成是让反华极端力量头脑冷静下来的方式。但梅新育强调,这些规范完全是为了其它目的。

他说:“中国发布《稀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的根本目的是维护市场秩序。虽然确实有将其作为应对美方极端势力冒险倾向筹码的考虑,但是我们重要的目标是确保中国作为国际市场上一个可靠的供应方。中方不应该也不会向美国那样动辄滥用断供手段。作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我们非常重视自己的信用。”

2020年,中国出口了3.5万吨稀土,比2019年少了1.1万吨。但出口减少,首先是全世界因新冠疫情危机生产下降造成的。根据2020年结果,只有中国的经济出现增长。欧洲经济创纪录地缩减了6.8%,美国经济也下降了3.5%。经济下滑导致原材料需求缩减是很正常的。

此外,稀土开采加工给生态造成重大损失。表层土壤遭到破坏、侵蚀和氧化。金属分离过程中释放出大量有毒气体和高浓度氨水废料。有时,矿山开采加剧还可能促生山体滑坡。

现在,中国已然成为世界的生态斗士。在巴黎气候协议框架下,中国承担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责任。中国对所有可能造成环境威胁的领域加强控制。比如1月末,中纪委环境监察组,因未能遏制煤炭用量增加和控制大气排放而批评了国家能源局。控制稀土出口新管理条例,也可看成是为了整顿市场和控制非生态安全领域的发展。然而,对稀土生产企业来说,这些措施起码短期内将产生正面后果。比如香港股市,开采公司的股票价格急剧上涨,而中国稀土控股有限公司的股价大约上涨了14%。

分类
俄罗斯

美国务卿呼吁土耳其不要保留俄制S-400防空系统

美国务卿呼吁土耳其不要保留俄制S-400防空系统
© AP Photo / Burhan Ozbilici
土耳其外交部召见美国大使

美国国务院发布消息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呼吁土耳其不要保留S-400地对空防空系统” 。

2019年7月中旬,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的最新S-400防空系统开始交付,这导致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陷入危机。华盛顿要求放弃这笔交易,取而代之购买美国”爱国者”系统,威胁要推迟甚至取消向土耳其出售最新型F-35战斗机,并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AATSA)实施制裁。安卡拉拒绝做出让步,并继续就购买另外一批S-400系统进行谈判。

据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美国因土耳其购买俄S-400系统而对土实施制裁,这再次表明华盛顿方面无力公平竞争。

分类
俄罗斯

俄专家:美国无法让土耳其放弃S-400

俄专家:美国无法让土耳其放弃S-400
© Sputnik / Savitskaya Kristina
美国务卿呼吁土耳其不要保留俄制S-400防空系统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5日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讨论土耳其向俄罗斯采购S-400的问题,敦促土方不要保留这些防空导弹系统。
季莫费耶夫就此评论称:”这在目前不会有任何效果,因为土耳其已经购买并接装了该防空系统。
要让土耳其方面回心转意,美方得付出非比寻常的努力,比如提出给他们”爱国者”系统。
再者,如果土方现在放弃S-400、停止继续履行与莫斯科签署的合同和相关义务,他们将得支付罚金。
对土耳其来说这从经济上和政治上都不利,因为美国没有拿出任何东西来交换。”
季莫费耶夫补充说:”美国甚至还对土耳其实施了制裁,但却没有拿出任何具体的东西来交换。”
2019年7月中旬,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的最新S-400防空系统开始交付,这导致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陷入危机。
华盛顿要求放弃这笔交易,取而代之购买美国”爱国者”系统,威胁要推迟甚至取消向土耳其出售最新型F-35战斗机,并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AATSA)实施制裁。
安卡拉拒绝做出让步,并继续就购买另外一批S-400系统进行谈判。
据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美国因土耳其购买俄S-400系统而对土实施制裁,这再次表明华盛顿方面无力公平竞争。

分类
俄罗斯

克宫:俄已做好准备应对新的严厉制裁 但寄希望于对话

克宫:俄已做好准备应对新的严厉制裁 但寄希望于对话
© Sputnik / Vladimir Fedorenko
俄议员:美国无论谁当选总统都将推行对俄罗斯不友好的方针

佩斯科夫说:

“我们知道布鲁塞尔和美国都在进行有关制裁的讨论,这是我们不会欢迎的,也不会喜欢的。
俄方希望欧美继续对话的政治意愿将占上风,我们将完全在对话框架内解决我们关系中最棘手的问题。”

分类
俄罗斯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 Sputnik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伊朗外长不认为美国支付赔偿金是返回伊核协议的条件

里亚布科夫对记者说:“我们与中方和美方都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不反对参加这方面的工作。
虽然很清楚,要取得成果,需要至少大体明白会谈可能怎样告终。”
里亚布科夫指出,美国的行为导致伊朗减少履行伊核协议框架内的自愿承诺,加上伊朗相关法律设定的2月21日期限降至,该问题极具现实意义。
此前西方媒体引述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机密报告报道称,伊朗开始生产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金属铀。
法国、英国和德国对伊朗违反伊核协议生产金属铀表示严重关切,呼吁德黑兰停止生产金属铀,也不要继续违反协议。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
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
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