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俄罗斯

突尼斯、泰国和刚果共和国摄影记者首次参加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

第七届安德烈∙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于2020年12月开始接收参赛申请,截至2021年2月中旬已收到全球数十个国家的作品,在申请数量上,来自俄罗斯、印度、孟加拉国、伊朗和巴西的记者们跻身前五名。
安德烈∙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总监奥克萨纳∙奥列伊尼克指出,2021年提交作品的过程发展迅速,“从启动大赛的最初几天起,我们就开始收到非常出类拔萃的照片”。她还补充称,在提交的申请中涉及COVID-19主题,这对比赛很重要,但绝对不是主要的。

她说:

“比起复制全球疫情大流行的景象,青年摄影师们对于讲述大流行形成的新现实特征更感兴趣,而不仅仅是事实。他们对主题发展的新观点感兴趣,这表明我们参赛者的选材角度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非未成熟的。”

俄文版stenincontest.ru网站)、英文版 和中文版网站仍在继续征集作品。2021年2月28日前,年龄在18-33岁的摄影专业人士均可选择“主要新闻”、“体育”、“我的星球”、“肖像·当代英雄”四个单元提交单幅和系列作品。每个单元参赛者可各提交一份单幅作品和一份系列作品。
2021年大赛每个单元的第一、二、三等奖的奖金分别将为12.5万、10万和7.5万卢布,最高奖项得主奖金为70万卢布。
此外,青年摄影记者们还将有机会在俄罗斯和国际平台上展示自己的作品,获奖者作品巡回展已经成为新闻摄影大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品将在欧洲、亚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中东的数十个城市展出。
自2018年起,旨在巩固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联合国纽约总部也被列入大赛展览举办地。2019年起,大赛作品展也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委员会举办。

关于大赛
安德烈·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由“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俄罗斯委员会的支持下举办,旨在支持青年摄影师并引起社会对现代摄影记者工作的关注。大赛为才华横溢、敏锐且对所有新事物都持开放态度的青年摄影记者提供平台——吸引我们关注身边的人物和事件。
安德烈·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的主要媒体合作伙伴是:
俄罗斯文化电视台(https://smotrim.ru/pick/kultura),莫斯科 24频道 (https://www.m24 .ru /),俄罗斯新闻网站Vesti.Ru(https://www.vesti.ru/)
和tvzavr 在线影院(https://www.tvzavr.ru/)。
大赛的国际媒体合作伙伴包括: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RT 电视台及其网站(https://www.rt.com/)、
意大利Askanews通讯社(https://www.askanews.it/),南非独立传媒集团(https//www.independentmedia.co.za/),美洲通讯社(https://www.telam.com.ar/),非洲通讯社(ANA)(https://www.africannewsagency.com),上海报业集团(SUMG)(http://www.sumg.com.cn/English/),中国日报网(http://www.chinadaily.com.cn),
澎湃新闻网站(https: // www.thepaper.cn/)、黎巴嫩Al Mayadeen媒体集团(https://www.almayadeen.net/)、拉丁美洲通讯社(https://www.prensa-latina.cu/)、 东北网门户网站( https://www.dbw.cn/)。
作为行业合作伙伴,大赛得到以下单位支持: 俄罗斯新闻工作者联合会(https://ruj.ru/)、青年记者信息门户网站(http://yojo.ru/), 俄罗斯摄影门户网站( http://www.rosphoto.com/),门户网站Photo-study.ru(http://photo-study.ru/),摄影学校“photoacademy”(https://www.photoacademy.ru /),Fotoargenta杂志(https://www.revistafotoargenta.com/),新德里摄影新闻俱乐部(http://www.delhiphotographyclub.com/)、LF Magazine杂志(https://lfmagazine.photo/),All About Photo门户网站(https://www.all -about-photo.com/)、EYE 摄影杂志(https://www.eye-photomagazine.com/)、
Artdoc 杂志(https://www.artdoc.photo /),IPhoto Channel 门户网站(https//iphotochannel.com.br/),
国际合作伙伴平台——PhotON摄影节(http://www.photonfestival.com/)。

分类
中国

“我用花语与观众交流”:荷兰华裔艺术家画展在圣彼得堡开幕

“我一个一个花蕾的,从花朵折成花序,再从花序做成花池,”——庄宏毅在接受俄罗斯卫星网采访时说分享道。
庄宏毅是中国最成功、作品需求最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他曾代表中国出席第55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庄宏毅是四川人,自20世纪90年代起定居荷兰。

“我热爱大自然。我希望自己的创作使大自然拉近人,也使人拉近大自然。我非常想通过这些作品帮助观众感觉到温情,使他们更幸福一些,使他们在这种艰难时刻的生活稍微好一点”,——庄宏毅在用英语回答关于自己作品的问题时说。

“我用花语与观众交流”:荷兰华裔艺术家画展在圣彼得堡开幕
© 照片 : Erarta
庄宏毅

庄宏毅的作品把中国艺术传统材料米纸与极具辨识度的无边无际的荷兰花田形象有机结合在一起。
圣彼得堡“艺术时代”博物馆认为,“艺术家的每幅作品都可以被视为是雕塑、绘画”。

“我用花语与观众交流”:荷兰华裔艺术家画展在圣彼得堡开幕
© 照片 : Erarta/Kolikov Vitaliy
荷兰华裔艺术家画展在圣彼得堡开幕

在“花序”艺术展上介绍了两个系列的两幅作品——“风景”和“花池”,创作于2017年到2020年之间。
庄宏毅说:“在‘风景’和‘花池’这两幅作品中,我感兴趣的是花儿之间不着痕迹的衔接。整体而言,我是一个配色师,本身就喜欢花儿——我觉得,我能够很好地感觉花儿,这是我个人才华的特点之一。每次当我到大自然中去,观察周围色调的变化时,我就会更新自己的色调。
他指出,他在自己的作品中“用花语同观众们交流”。

“花语是包罗万象的的象征:它处在边界和文化之外,所有人都能很好理解它。我在花语中看到的是带给人们幸福的正能量,”——庄宏毅认为。

“我用花语与观众交流”:荷兰华裔艺术家画展在圣彼得堡开幕
© Sputnik / Ilya Goncharov
展现俄罗斯芭蕾舞演员以及去西藏朝圣:中国画家作品在莫斯科国际展上展出

庄宏毅的作品在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 、迈阿密艺术博览会(Art Miami)、芝加哥国际现代和当代艺术博览会(Expo Chicago)、荷兰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TEFAF Maastricht)和纽约军械库艺博会(The Armory Show) 等世界各大艺术市场上供不应求。在中国,观众可在四川省造型艺术博物馆中欣赏到他的作品。
庄宏毅作品首次在俄罗斯展出,这是一个大事件。

“我引以为傲的是,我第一次在俄罗斯举行展览,观众看到的正是大幅面的作品。因为我所描绘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的反映,而大自然具有无边无际的特点,只有大幅面才能传达这种无边无际的感觉”,——庄宏毅介绍说。

“我用花语与观众交流”:荷兰华裔艺术家画展在圣彼得堡开幕
© 照片 : Zhang Huan Studio
“我们在未来需要更多的爱”:艺术家张洹COVID-19作品将在冬宫展出

观众可在2021年1月22日到5月23日前往圣彼得堡“艺术时代”博物馆,欣赏庄宏毅的艺术作品。
圣彼得堡“艺术时代”博物馆是圣彼得堡首家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俄罗斯最大的当代艺术私人博物馆。

博物馆的名称由“时代”(era)和“艺术”(arta)两个单词组合而成,意思是“艺术时代”。目前该博物馆共有2800件藏品。

分类
社会

《丁丁历险记》封面图草稿拍出320万欧元

14日在法国首都巴黎以320万欧元(约合2531万元人民币)高价拍出。

2019年1月10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埃尔热纪念品商店拍摄的《丁丁历险记》周边产品。(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路透社以主持这次线上拍卖的法国艾徳拍卖公司为消息源报道,这一价格创下作者比利时漫画家埃尔热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纪录。拍卖公司预估拍卖价为220万至280万欧元(1740万至2214万元人民币)。  拍卖公司说,买主是一名私人收藏家。卖家是卡斯特曼家族。  1929年1月10日,埃尔热创作的《丁丁历险记》首次连载。从那时起,主人公丁丁和他的小狗“白雪”奔走于世界各地历险。《蓝莲花》1934年至1935年在报纸上连载,被认为是埃尔热第一部“大师级作品”,而且成为当时揭露侵华日军罪行、争取国际声援的武器。

艾徳拍卖公司介绍,这次拍卖的封面图草稿画于1936年,34厘米见方,使用油墨、水彩和水粉等颜料,内容是丁丁身穿东方服饰,带着“白雪”藏在瓷瓶里躲避一条红龙。埃尔热起初想用它作《蓝莲花》封面,完成后交给出版社编辑,但出版社方面没有采纳他的建议,而是选用另一幅作品。于是,埃尔热把它当作礼物送给出版商继承人让—路易·卡斯特曼。后者把画存放在一个抽屉里,视若珍宝,去世前才告诉家人那是埃尔热的作品。   就埃尔热作品拍出如此高价,其传记作家米夏埃尔·法尔告诉法新社:“我并不为此惊讶。这是埃尔热作品中参与拍卖的最美丽、精细画作之一。”

《丁丁历险记》封面图草稿拍出320万欧元
© 照片 : youtube / Barujje Co
《丁丁历险记》
分类
社会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Sputnik
“中国人在俄罗斯”节目:一朝鲲化欲鹏飞

今年,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电影节共收到亚太地区109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部参赛作品。2020年10月10日至16日,众多参赛作品在俄罗斯远东展开了激烈竞争,角逐各项大奖。最终,在16日的电影节闭幕式上,主竞赛评审团宣布本届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获得者为中国导演罗禹墨的作品 — “漫长的一天”。

一世多艰,寸心如水:从画童到导演的戏剧人生

        电影节大赛虽已闭幕,一个名字却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关注:罗禹墨。对于众多电影爱好者来说,这个名字尚属陌生。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这位国际电影节大奖得主,了解他的艺术人生。

         1986年,罗禹墨出生在中国陕西一户农家。父亲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民间画家。天赋禀异又勤奋好学,因此父亲的画作深受远乡近里的欢迎。幼年的罗禹墨,时常默默坐在炕头,看父亲挥毫作画。那一幅幅画作就是一个个梦幻的世界,让小罗禹墨着迷不已。渐渐的,他也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画笔,笨拙又诚挚的开始了自己的画家梦。然而,儿子的梦想却遭到了父亲的坚决反对。搞艺术太艰苦又不稳定,这是父亲的看法。听从了父亲的意愿不能学画,罗禹墨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个兴趣点,选择到大学学习新闻专业,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记者。

        在记者的岗位上不久,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做一个说真话的记者无比艰难。无冕之王的梦想破灭,他离开了媒体。开始辗转于教育、金融和文化传媒圈,做过很多种不同的职业。对于未来,罗禹墨一度感到茫然。直到2016年的一天,一个朋友邀他看一部电影:贝拉·塔尔的“都灵之马”。时至今日,罗禹墨回忆起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夜晚,仍激动不已。他说:那一夜,我们将这部片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头昏脑涨,心却越来越透亮:我要做一名导演!我要拍那样的电影!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照片 : 罗禹墨提供的照片
追寻完美的镜头

        一切从零开始!罗禹墨放弃曾经的所有,17年到18年两年的时间里,他开始疯狂的学习,仿佛要把失去的时间都抓回来。两年时间里,他观摩学习了将近2000部影片,阅读了大量历史、哲学、社会学、人类学和影视艺术等书籍。这一切,都为他日的飞跃打下了扎实的基础。2019年,他决心做一次总结,将自己过去两年的学习转化为一部作品。这部作品,正是他的长片电影处女作“漫长的一天”。这一年年底,他也在学习上取得了长足进步,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戏剧影视导演专业。

     罗禹墨表示:

“漫长的一天”这部电影的故事来自于几个真实的新闻事件和我身边发生的事情的组合。从2017年到2018年我自学了两年电影,看书、看电影、练习写作。当我意识到我必须将我的学习作一个阶段性总结的时候,我决定拍一部电影。我梳理了我积累的素材,写出了“漫长的一天”这部剧本。当我开始拍摄的时候,我直接抛弃了剧本,开始把原本剧本中一个个戏剧化的、冲突明显的设置抛弃掉。将它更加散文化,让它成为一部很自我表达的作品。虽然,在我的电影初剪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但是没有关系。最终这部电影在俄罗斯得到了承认。”

山水相隔,情怀交融:俄罗斯文学及电影艺术对罗禹墨的影响

       说起自己这些年的导演梦,罗禹墨特别强调了俄罗斯的影响。俄罗斯的文学家,如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契诃夫、肖洛霍夫,罗导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在罗禹墨看来,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产生了繁若星辰的大文学家。在他们的文字里大时代的潮起潮落、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如一帧帧震撼人心的电影镜头,无不让人为之动容。这些文学作品带给他的不止是文字的享受,更多的是心灵的滋养。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Sputnik / Ekaterina Chesnokova
俄罗斯萨哈林国际电影节将放映中国导演的作品

        作为一名电影工作者,罗禹墨说,无论如何也是绕不过俄罗斯电影艺术这座丰碑的。从爱森斯坦到塔科夫斯基到梁赞诺夫再到康查诺夫斯基等等,每一位俄罗斯著名导演都在世界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特别是塔科夫斯基,罗禹墨告诉笔者,那是他的偶像。繁忙的工作间歇,他还会时不时重温塔科夫斯基的影片。每一次观看又总能带给他新的感悟和体会。虽然有着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他们却在电影的世界里声息相通、惺惺相惜。

         正是因为这份割不断的俄罗斯情怀,今年8月,罗禹墨导演接到“太平洋子午线”电影节组委会的邀请函时,毫不犹豫地决定携处女作“漫长的一天”参赛。在采访中,罗导这样告诉记者: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北国对我有着莫名的诱惑。此外,对于俄罗斯的艺术水准、特别是电影艺术的水准,我深信不疑。因此,参加这样的大赛既能开阔自己的眼界又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对于最后拿到大奖,作为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导演,罗导表示颇感意外。他说,非常遗憾,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电影节的参赛人员未能亲赴海参崴,所以同行之间、特别是与评委之间的交流相对较少。但艺术是相通的,评委们在“漫长的一天”中看到了我对电影艺术的执着追求与苛刻精进。作为一名新兴导演,我深受感动,也对自己未来的从影之路越发有信心。

          罗禹墨表示:

“我觉得,俄罗斯艺术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个是文学。俄罗斯文学里边,我最喜欢普希金的诗,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还有契柯夫的戏剧。他们的作品对我的表达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然后另外一个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俄罗斯的电影。我记得,印象最深刻的一部电影就是塔科夫斯基的“伊万的童年”。我当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睡着了两次,就像在梦里一样。然后我反复的去看它。后来又看了他所有的电影。就觉得,哇!真的好伟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去表达它!他营造了一种梦境,一种可能你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境界。我觉得是这样的:我觉得最伟大的电影一定是营造一个梦境。所以如果让我选择一位全世界最伟大的导演,那肯定是塔科夫斯基。”

一朝鲲化欲鹏飞,天风吹动狂波起:“漫长的一天”及未来的道路

           获奖之作“漫长的一天”是罗禹墨自编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电影长片。罗导介绍说,这是一部关于小人物的影片。没有大起大落的剧情、没有大悲大喜的煽情,几个看似毫不相关的小人物碌碌的一天。貌似松散平淡的情节、缓慢凝滞的特写镜头,完全不同于信息时代的重口味。当被问及如此小众的影片能否适应市场娱乐化的需求时,罗导坦言,未曾考虑过迎合市场。他说,自己制作这部电影的过程犹如破茧蝶化。光是剧本,前前后后就有八个版本,无数次的拍又无数次的剪,只为找到艺术的理想境界。而生命的反复、生活的无奈又何尝不是平淡无奇、欲说还休!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照片 : 罗禹墨提供的照片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太平洋子午线电影节的大奖,无疑是对罗导多年追求的肯定。谈到这次大奖对自己的影响,罗导说,同行的肯定、特别是俄罗斯电影界同行的肯定,给了他无限信心,也促使他不断成长、越飞越高。

          罗禹墨表示:

“我根本没有想到,评委们把最佳影片这个大奖给了这部电影。说实话,这部电影在国内一些小范围内放映的时候,观众给出的反响,整体上来说,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感到绝望。因为他们真的理解不了这部电影。所以我觉得,一个是对观众的失望,另一个就是很怀疑自己的表达方式是否正确。直到10月16号那天,我得知自己获奖的消息以后,我真的是惊呆了。当时,我记得我跟前有很多朋友,他们都很奇怪,看着我,说:怎么啦?我说:

我刚获得了海参崴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他们沉默了有三秒钟,然后一起跟着我欢呼。”

         目前,罗禹墨导演已着手准备下一部作品。他说,这部影片的视角依然会是大世界中的小人物。在拍摄手法和艺术表现上,他打算做一些新的尝试,希望能够有新的突破。

         一朝鲲化欲鹏飞,天风吹动狂波起。没有他日的痛苦历练,何来今日之一跃冲天。祝愿罗禹墨导演在艺术的世界里迎风展翅,期待他以一部又一部高水准的作品在电影界掀起一波又一波狂澜。

 

分类
社会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Sputnik
“中国人在俄罗斯”节目:一朝鲲化欲鹏飞

今年,符拉迪沃斯托克国际电影节共收到亚太地区109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部参赛作品。2020年10月10日至16日,众多参赛作品在俄罗斯远东展开了激烈竞争,角逐各项大奖。最终,在16日的电影节闭幕式上,主竞赛评审团宣布本届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获得者为中国导演罗禹墨的作品 — “漫长的一天”。

一世多艰,寸心如水:从画童到导演的戏剧人生

        电影节大赛虽已闭幕,一个名字却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关注:罗禹墨。对于众多电影爱好者来说,这个名字尚属陌生。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这位国际电影节大奖得主,了解他的艺术人生。

         1986年,罗禹墨出生在中国陕西一户农家。父亲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民间画家。天赋禀异又勤奋好学,因此父亲的画作深受远乡近里的欢迎。幼年的罗禹墨,时常默默坐在炕头,看父亲挥毫作画。那一幅幅画作就是一个个梦幻的世界,让小罗禹墨着迷不已。渐渐的,他也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画笔,笨拙又诚挚的开始了自己的画家梦。然而,儿子的梦想却遭到了父亲的坚决反对。搞艺术太艰苦又不稳定,这是父亲的看法。听从了父亲的意愿不能学画,罗禹墨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个兴趣点,选择到大学学习新闻专业,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记者。

        在记者的岗位上不久,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做一个说真话的记者无比艰难。无冕之王的梦想破灭,他离开了媒体。开始辗转于教育、金融和文化传媒圈,做过很多种不同的职业。对于未来,罗禹墨一度感到茫然。直到2016年的一天,一个朋友邀他看一部电影:贝拉·塔尔的“都灵之马”。时至今日,罗禹墨回忆起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夜晚,仍激动不已。他说:那一夜,我们将这部片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一遍。头昏脑涨,心却越来越透亮:我要做一名导演!我要拍那样的电影!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照片 : 罗禹墨提供的照片
追寻完美的镜头

        一切从零开始!罗禹墨放弃曾经的所有,17年到18年两年的时间里,他开始疯狂的学习,仿佛要把失去的时间都抓回来。两年时间里,他观摩学习了将近2000部影片,阅读了大量历史、哲学、社会学、人类学和影视艺术等书籍。这一切,都为他日的飞跃打下了扎实的基础。2019年,他决心做一次总结,将自己过去两年的学习转化为一部作品。这部作品,正是他的长片电影处女作“漫长的一天”。这一年年底,他也在学习上取得了长足进步,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戏剧影视导演专业。

     罗禹墨表示:

“漫长的一天”这部电影的故事来自于几个真实的新闻事件和我身边发生的事情的组合。从2017年到2018年我自学了两年电影,看书、看电影、练习写作。当我意识到我必须将我的学习作一个阶段性总结的时候,我决定拍一部电影。我梳理了我积累的素材,写出了“漫长的一天”这部剧本。当我开始拍摄的时候,我直接抛弃了剧本,开始把原本剧本中一个个戏剧化的、冲突明显的设置抛弃掉。将它更加散文化,让它成为一部很自我表达的作品。虽然,在我的电影初剪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但是没有关系。最终这部电影在俄罗斯得到了承认。”

山水相隔,情怀交融:俄罗斯文学及电影艺术对罗禹墨的影响

       说起自己这些年的导演梦,罗禹墨特别强调了俄罗斯的影响。俄罗斯的文学家,如普希金、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果戈里、契诃夫、肖洛霍夫,罗导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在罗禹墨看来,俄罗斯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产生了繁若星辰的大文学家。在他们的文字里大时代的潮起潮落、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如一帧帧震撼人心的电影镜头,无不让人为之动容。这些文学作品带给他的不止是文字的享受,更多的是心灵的滋养。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Sputnik / Ekaterina Chesnokova
俄罗斯萨哈林国际电影节将放映中国导演的作品

        作为一名电影工作者,罗禹墨说,无论如何也是绕不过俄罗斯电影艺术这座丰碑的。从爱森斯坦到塔科夫斯基到梁赞诺夫再到康查诺夫斯基等等,每一位俄罗斯著名导演都在世界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特别是塔科夫斯基,罗禹墨告诉笔者,那是他的偶像。繁忙的工作间歇,他还会时不时重温塔科夫斯基的影片。每一次观看又总能带给他新的感悟和体会。虽然有着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他们却在电影的世界里声息相通、惺惺相惜。

         正是因为这份割不断的俄罗斯情怀,今年8月,罗禹墨导演接到“太平洋子午线”电影节组委会的邀请函时,毫不犹豫地决定携处女作“漫长的一天”参赛。在采访中,罗导这样告诉记者: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北国对我有着莫名的诱惑。此外,对于俄罗斯的艺术水准、特别是电影艺术的水准,我深信不疑。因此,参加这样的大赛既能开阔自己的眼界又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对于最后拿到大奖,作为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导演,罗导表示颇感意外。他说,非常遗憾,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电影节的参赛人员未能亲赴海参崴,所以同行之间、特别是与评委之间的交流相对较少。但艺术是相通的,评委们在“漫长的一天”中看到了我对电影艺术的执着追求与苛刻精进。作为一名新兴导演,我深受感动,也对自己未来的从影之路越发有信心。

          罗禹墨表示:

“我觉得,俄罗斯艺术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个是文学。俄罗斯文学里边,我最喜欢普希金的诗,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还有契柯夫的戏剧。他们的作品对我的表达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然后另外一个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俄罗斯的电影。我记得,印象最深刻的一部电影就是塔科夫斯基的“伊万的童年”。我当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睡着了两次,就像在梦里一样。然后我反复的去看它。后来又看了他所有的电影。就觉得,哇!真的好伟大!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去表达它!他营造了一种梦境,一种可能你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境界。我觉得是这样的:我觉得最伟大的电影一定是营造一个梦境。所以如果让我选择一位全世界最伟大的导演,那肯定是塔科夫斯基。”

一朝鲲化欲鹏飞,天风吹动狂波起:“漫长的一天”及未来的道路

           获奖之作“漫长的一天”是罗禹墨自编自导自演的第一部电影长片。罗导介绍说,这是一部关于小人物的影片。没有大起大落的剧情、没有大悲大喜的煽情,几个看似毫不相关的小人物碌碌的一天。貌似松散平淡的情节、缓慢凝滞的特写镜头,完全不同于信息时代的重口味。当被问及如此小众的影片能否适应市场娱乐化的需求时,罗导坦言,未曾考虑过迎合市场。他说,自己制作这部电影的过程犹如破茧蝶化。光是剧本,前前后后就有八个版本,无数次的拍又无数次的剪,只为找到艺术的理想境界。而生命的反复、生活的无奈又何尝不是平淡无奇、欲说还休!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 照片 : 罗禹墨提供的照片
青年导演罗禹墨的破茧之路

         太平洋子午线电影节的大奖,无疑是对罗导多年追求的肯定。谈到这次大奖对自己的影响,罗导说,同行的肯定、特别是俄罗斯电影界同行的肯定,给了他无限信心,也促使他不断成长、越飞越高。

          罗禹墨表示:

“我根本没有想到,评委们把最佳影片这个大奖给了这部电影。说实话,这部电影在国内一些小范围内放映的时候,观众给出的反响,整体上来说,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感到绝望。因为他们真的理解不了这部电影。所以我觉得,一个是对观众的失望,另一个就是很怀疑自己的表达方式是否正确。直到10月16号那天,我得知自己获奖的消息以后,我真的是惊呆了。当时,我记得我跟前有很多朋友,他们都很奇怪,看着我,说:怎么啦?我说:

我刚获得了海参崴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他们沉默了有三秒钟,然后一起跟着我欢呼。”

         目前,罗禹墨导演已着手准备下一部作品。他说,这部影片的视角依然会是大世界中的小人物。在拍摄手法和艺术表现上,他打算做一些新的尝试,希望能够有新的突破。

         一朝鲲化欲鹏飞,天风吹动狂波起。没有他日的痛苦历练,何来今日之一跃冲天。祝愿罗禹墨导演在艺术的世界里迎风展翅,期待他以一部又一部高水准的作品在电影界掀起一波又一波狂澜。

 

分类
中俄关系

俄驻华大使参观吴为山中华历史文化名人雕塑作品展

俄驻华大使参观吴为山中华历史文化名人雕塑作品展
© Sputnik
俄罗斯文化中心成立10周年庆祝活动在京举行

“中华文脉 写意之美——吴为山中华历史文化名人雕塑作品展”9月26日在国家大剧院东展览厅开幕。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1月8日。展览主要展出了吴为山历经30余年积累创作的中华历史文化名人雕塑70余件。

杰尼索夫在参观后对记者称:“我一听说这次展览,马上就提出与主办方协商让我和使馆工作人员能够参观。原因有两个,首先因为我们很早就认识吴为山先生,他是我国的朋友,是我们的朋友。他是中国当代文化中的重量级人物。当然,也首先是因为他是一位大师,艺术家。”

俄驻华大使指出,吴为山是一位知名社会活动家和老师,他创立了中国现代雕塑的一个流派。大使补充道,吴为山还是一位国际文化合作与交流的积极参与者。

杰尼索夫说:“几年前我见证了他所领导的中国美术馆和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的协议签字仪式。该协议的落实中既有交流展览内容,也是学习的一部分,因为我们国家的艺术学校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中国艺术家经常到我们这儿来学习。”

俄驻华大使表示,当然,今年“实体交流有所停滞”,但这一点也没有妨碍文化领域的交流。

杰尼索夫最后称:“而且应当说,我们今天参观这一展览是该持续交流的一小部分。我非常高兴我和我的同事们有机会参观该展出。我希望有更多的俄罗斯同胞也能够了解,只要他们了解了,就一定会爱上吴为山的作品,就像我一样爱他。”

吴为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作品每件都是我心灵的产物,每个作品我都喜欢。不过,像孔子、老子这些中国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在我心中他们是一个永远的丰碑,所以,我非常喜欢我的这些以孔子、老子为代表的作品。”

他说:“艺术最重要的是表现真善美,我的这些作品都是表现人类最好的那种对和平、对幸福的向往,所以这里有哲学家、思想家、艺术家、科学家,他们都是追求真理的人,所以,这些作品从内容上来讲,大家都很喜欢。另外,我的作品当中包含了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但是不仅仅如此,由于我在学习的过程当中,有来自不同的国家留学人员,比如,大学的老师,他们是来自于前苏联的列宾美术学院毕业的老师,所以我的作品当中有俄罗斯文化的余韵,还有留学法国、日本的老师。所以,这些对我都有很深的影响。改革开放之后,90年代至今我走访了四五十个国家,把各种文明都包涵、融化在心中,所以我对世界文化有一种无限的感情,对世界上所有伟大创造表示敬佩,这些不断地融入了我的心中。所以,尽管我的作品当中有鲜明的艺术风格,但是它和中国文化一样有强烈的包容性,所以我得作品中包含着人类的伟大创造,所以人们也都喜欢我的作品。”

吴为山,江苏东台人。国际著名雕塑家,现任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主席。由于其卓越的成就与影响力被法国、意大利、俄罗斯、乌克兰等多国授予院士,并获颁俄罗斯国家艺术科学院金质奖章、米开朗基罗勋章、“中华之光”年度人物等多项国内国际大奖。他创建“写意雕塑论”,出版十多部专著并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创作近600件作品,陈列于世界多个国家博物馆和广场。

中国国家大剧院是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上演歌剧、音乐会、舞蹈、戏剧戏曲等门类的高雅艺术精品。大剧院2001年12月13日正式开工建设,2007年9月宣布工程基本完工,2007年12月22日,中国国家大剧院进行正式演出。

分类
社会

西班牙摄影师荣获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大奖

西班牙摄影师荣获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大奖
© Sputnik / Ramil Sitdikov
安德烈∙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网民在线投票正式启动

大赛组办方在“今日俄罗斯”媒体集团多媒体新闻中心举行的在线颁奖典礼上宣布了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的大奖得主。 今年的大奖得主是西班牙摄影师路易斯∙塔托,他是《都喜酒店恐怖袭击》系列作品的作者,该系列描述了2019年1月在内罗毕发生的悲惨事件。

塔托本人表示,这是他第三次成为大赛的大奖得主。

他说:“我每年都会递交参赛申请,因为这让我有机会挑战自我,提高专业技能。从准备参赛作品、按规则递交申请、等待结果,一直到最终得到国际知名评委会的评估,这都是奇妙的体验。”

“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总经理德米特里∙基谢廖夫表示:“今年,来自全球75个国家的5000多名年轻摄影师提交摄影作品,这是唯一为年轻记者提供的职业比赛,它是职业生涯的跳板。”

“今日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和RT电视台总编辑玛格丽塔∙西蒙尼扬强调了大赛对俄罗斯记者的重要性。 她指出,大赛为我们提供机会纪念殉职的摄影师安德烈∙斯捷宁,也让全世界都了解乌克兰发生的事件的真相。

组办方还宣布了2020年大赛的获奖者名单,包括“主要新闻”奖项的金奖得主英国独立摄影记者林兹∙比林(Linzy Billing),他的作品是《被埋葬的正义》,摄影师通过镜头记载的是一名菲律宾大规模反毒品运动受害者的尸体。

西班牙摄影师荣获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大奖
© 照片 : Stenincontest/Linzy Billing
英国独立摄影记者林兹∙比林(Linzy Billing)的《被埋葬的正义》作品

此外,获奖作品还有法国参赛者杰弗里∙基里玛德(Geoffrey Guillemard)拍摄的路途上的故事——《南部边界》,讲述的是中美洲、海地、非洲和古巴移民奔向“美国梦”的漫长征程。

西班牙摄影师荣获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大奖
© 照片 : Stenincontest/Jeoffrey Guillemard
法国参赛者杰弗里∙基里玛德(Geoffrey Guillemard)拍摄的路途上的故事——《南部边界》

“今日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新闻处称:“一旦疫情限制措施被解除,斯捷宁国际新闻摄影大赛将按照传统启动获奖者作品的国际巡展。在这之前,可以在虚拟画廊以及大赛合作伙伴资源上在线欣赏2020年获奖者作品。”

chn03

分类
社会

班克西的粉丝为其新作想破脑袋

班克西的粉丝为其新作想破脑袋
© AFP 2020 / TOLGA AKMEN
班克西失去自己最著名一幅作品的版权

艺术家本人确认了他就是那幅画的作者。他在Instagram帐户上发布了一张新作照片。班克西绘画了一个女孩,她旋转的圈圈是自行车轮胎而不是呼啦圈。这幅作品出现在了一家美容院的外墙上,墙边的杆子上拴着一辆没有后轮的自行车。

班克西总是用隐秘尖锐的社会意识来填充他的画。他的作品的鉴赏家们很想知道作者这次所表达的意思。其中一种说法是,艺术家呼吁即使在生活中的艰难时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事情,都要享受生活。有些人在画中看到了与COVID-19流行病的关联。

先前的一些画作,比如自我隔离的老鼠,就是描绘大流行下的困难和艰辛。

分类
社会

俄专家:中国当代艺术善于使用特殊材料并注重商业成绩

俄专家:中国当代艺术善于使用特殊材料并注重商业成绩
© Sputnik / Vladimir Vyatkin
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将在第八届莫斯科当代艺术双年展上展出

该项目参与者、喀山联邦大学文化学和艺术学教研室副教授西特尼科娃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当代艺术的突出特点是利用特殊材料、面向中国历史并注重商业成绩。
她表示:“中国的艺术家们经常使用非传统的艺术材料创作其作品,包括火药、灰、标本、肉等。”
专家强调,“对于西方观众来说,中国当代艺术受到欢迎,并且有助于人们更深入地了解中华文明现象。”
她补充称,“此外,中国当代艺术家们的作品通常给人印象深刻,有时作品注重取得商业成绩。”

分类
热点

手绘作品

文章标题:手绘作品
文章地址:http://www.makem.cn/59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