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政治

媒体:美国准备参加欧盟组织的有关与伊朗协议的会谈

此前欧盟代表称正筹备有关该问题的“六方”会议。

媒体:美国准备参加欧盟组织的有关与伊朗协议的会谈
© Sputnik / Maxim Blinov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路透社援引美国政府高官的话报道称:“如果该会议举行,我们准备出席。”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政治

“欧洲三驾马车”与美国打算继续与中俄就伊朗问题进行协商

声明称:“关于伊朗,‘三驾马车’和美国对维护核不扩散制度和坚守防止伊朗获得核武器任务上表达了共同的根本利益……‘三驾马车’欢迎美国宣布的重返与伊朗外交谈判的决定,以及恢复‘三驾马车’与美国间值得信赖的深入对话。”

声明指出:“外长们强调就此关键安全问题继续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磋商和协调的强烈兴趣,并认识到欧盟外长(即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作为联合委员会协调员的作用。”

“欧洲三驾马车”与美国打算继续与中俄就伊朗问题进行协商
© REUTERS / Carlos Barria
美国国务卿将与欧洲“三驾马车”官员讨论俄罗斯和中国

与会方重申其打算谋求使伊朗重新履行其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框架内的义务。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政治

美国务院:美国愿意参加由欧盟组织的六国与伊朗会议

普赖斯表示:“美国将接受欧盟高级代表的邀请参加六国与伊朗举行的会议,以便讨论有关伊朗核计划问题的外交途径。”

美国务院:美国愿意参加由欧盟组织的六国与伊朗会议
© REUTERS / Carlo Allegri
信件: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撤回其有关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声明

此前欧盟代表宣布筹备六国有关该问题的会议。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六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政治

中俄在解决伊核问题上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 中俄在解决伊核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伊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

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主任冀开运教授表示,伊核协议的达成需要三方力量的密切合作,分别为:美国力量、英法德代表的欧盟力量和中俄力量。只有这三个方面配合、合作、相互理解,才能把伊核协议执行下去,才能够让国际共识坚守、坚持下去。他分析指出:

“第一,在伊核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长期以来秉持相对比较公平公正的立场,所谓公平公正就是能够兼顾到伊朗的一些利益和权利。第二,中国和俄罗斯在解决伊朗问题上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中国和俄罗斯与伊朗近40年来的关系是比较特殊的,也是比较重要的,包括将来伊核协议达成以后,伊朗的经济安全、经济发展都需要中国和俄罗斯的参与。第三,美国需要在一个多边协议里处理伊核问题。(解决伊核问题)不仅仅需要欧盟的高度合作,还必须得到中国和俄罗斯的配合。中国和俄罗斯的存在可以反制美国的一家独大、一家霸权。事实也证明,正是因为中国和俄罗斯在美国‘退群’以后,反复呼吁、长期坚持,才赢得了这样一次(重新谈判)的历史机遇。”

  • 伊朗态度冷淡,谈判前景是否并不乐观?

路透社称,美国周四表示,已准备好与伊朗就两国回到2015年伊核协议进行谈判。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强调,总统拜登的立场是,如果伊朗全面遵守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美国也将正式回归该协议。但伊朗的反应却较为冷淡,伊朗外长扎里夫对四国声明回应称,美国应当首先采取行动。

中俄在解决伊核问题上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 Sputnik / Maxim Blinov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冀开运教授直言,尽管伊核协议有紧迫性、战略性和重要性,但是谈判前景非常的不确定。

他说:“一方面,伊朗在40年的被制裁过程中,集聚了谈判智慧和谈判技巧,伊朗此时想以这种冷淡、冷漠的方式迫使美国再尽可能妥协一下。另一方面,以美国角度来说,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的政策不可能是悬崖式的、改天换地式的改变,它需要有一个过渡期。而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有它的尊严和身份。拜登政府不可能这么快速地、一揽子地马上答应伊朗的要求。而伊朗现在是‘得理不饶人’,他们认为美国必须首先加入伊核协议,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其他的问题之后再谈。”

专家预测,伊朗到最后可能会有实质的妥协和形式上的不妥协。冀开运教授说:

“伊朗可能会在保持民族尊严的形式上不妥协,但会在实质的某些细节上妥协一些。只有这样,这个国际共识才能够坚持下去。估计伊朗的外交官和政治家心里也会有一定的忐忑不安,因为一旦谈判崩裂,美国可能会受一些损失,但对伊朗来说,很可能会输掉全局。”

  • 问题的解决需要各退一步

冀开运教授强调,国际社会目前普遍认为,“一小步换一小步”和双轨制是解决伊朗核问题最为现实的办法。他解释称,“双重轨道是指,伊核问题单独解决。而伊朗的其他问题,另外再进行谈判。”

中俄在解决伊核问题上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 REUTERS
中国外交部:中方欢迎各方展示愿意通过外交对话推进伊核问题政治解决的积极姿态

而据新华网介绍,所谓“一小步换一小步”方案具体是指,美国给予伊朗一些“经济好处”,但比解除对伊制裁益处小;伊朗方面则需停止进一步突破伊核协议对核活动的限制,甚至“逆转”一些先前所做突破。

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督查伊朗履行协议情况。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

2019年11月5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发表讲话称,于6日起启动位于福尔多铀浓缩厂的离心机,迈出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的“第四步”。他同时强调,如果伊核协议的签约方恢复履行其全部承诺,伊朗也会恢复履行承诺 。

分类
中国

中国外交部:中方欢迎各方展示愿意通过外交对话推进伊核问题政治解决的积极姿态

中国外交部:中方欢迎各方展示愿意通过外交对话推进伊核问题政治解决的积极姿态
© AP Photo / J. Scott Applewhite, File
美国务院:美国愿意参加由欧盟组织的六国与伊朗会议

有记者提问,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只要伊朗严格遵守伊核协议,美国就会与伊朗展开对话。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周四表示,美国已经接受欧盟邀请,与相关各方共同在伊朗出席的情况下,就伊朗核问题进行谈判,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对此,发言人回应称:“当前伊核局势正处于关键的阶段,推动全面协议重返正轨,面临着难得的机遇。
中方认为美方尽早无条件地重返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是打破当前僵局的钥匙。
为此,我们积极地推动召开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参与方+美方的国际会议,谈判达成美伊恢复履约的路线图,我们正在就相关问题与各方保持着密切的沟通。“
华春莹指出,“中方欢迎各方展示愿意通过外交对话推进伊核问题政治解决的积极姿态。
我们也呼吁有关方加紧落实去年12月伊核问题外长会达成的共识,推动全面协议早日重返正规。“

分类
俄罗斯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俄副外长:俄方不反对参加就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举行的多边会谈
© Sputnik /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伊朗外长不认为美国支付赔偿金是返回伊核协议的条件

里亚布科夫对记者说:“我们与中方和美方都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不反对参加这方面的工作。
虽然很清楚,要取得成果,需要至少大体明白会谈可能怎样告终。”
里亚布科夫指出,美国的行为导致伊朗减少履行伊核协议框架内的自愿承诺,加上伊朗相关法律设定的2月21日期限降至,该问题极具现实意义。
此前西方媒体引述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机密报告报道称,伊朗开始生产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金属铀。
法国、英国和德国对伊朗违反伊核协议生产金属铀表示严重关切,呼吁德黑兰停止生产金属铀,也不要继续违反协议。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
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
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根据伊朗议会2020年11月底通过的《解除制裁的战略措施》,如果伊核协议缔约方在2021年2月21日前仍不履行协议义务,伊朗政府必须停止执行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广泛核查的《附加议定书》。

分类
经济

到2022年伊朗石油产品产量可达1亿吨

尚甘尼说,到2022年伊朗石化产品的产量可达到1亿吨,每年石油收入可达250亿美元。

他早前表示,伊朗近期石油出口大幅增长,但没有透露具体数字。根据伊朗Entekhab新闻网的报道,一名伊朗议员1月透露每天石油出口量达90万桶。

到2022年伊朗石油产品产量可达1亿吨
© Depositphotos / Maxxyustas
媒体:虽受美国制裁 伊朗1月原油出口增加

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德黑兰计划2021年每天出口石油将超过230万桶。

美国对伊朗制裁并禁止伊朗向其他国家出口石油之前,伊朗石油出口量曾达到这一水平。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分类
政治

拜登:美国不会率先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后者应停止铀浓缩

拜登:美国不会率先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后者应停止铀浓缩
© Sputnik / Alexei Druzhinin
伊朗最高领袖:美国无法就核协议向伊朗提出条件

他在回答CBS电视台主持人提出的这个问题称,“不”。
此后,当主持人明确问到德黑兰是否应该首先停止铀浓缩时,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美国白宫此前表示,拜登打算与盟国商议有关与伊朗谈判的计划。德黑兰方面表示,伊朗并没有与美国谈判的计划,这一问题上的任何进展都取决于美国采取的切实措施,包括取消对伊制裁。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分类
政治

伊朗最高领袖:美国无法就核协议向伊朗提出条件

伊朗最高领袖:美国无法就核协议向伊朗提出条件
© AFP 2020 / KEVIN LAMARQUE
伊朗外长:留给拜登解决伊核问题的时间并不多

华盛顿方面此前表示,伊朗必须重新遵守伊核协议,然后美国才会这样做。
哈梅内伊在推特上发文称:“伊朗是有权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中设定条件的一方,因为按照义务行事的是伊朗,而不是美国,也不是欧洲三国(英国、法国、德国),它们践踏了所有义务。”
他重申,如果华盛顿希望德黑兰重新履行先前放弃的义务,就必须解除制裁。
美国白宫此前表示,拜登打算与盟国商议有关与伊朗谈判的计划。德黑兰方面表示,伊朗并没有与美国谈判的计划,这一问题上的任何进展都取决于美国采取的切实措施,包括取消对伊制裁。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

分类
政治

伊朗外长:留给拜登解决伊核问题的时间并不多

伊朗外长:留给拜登解决伊核问题的时间并不多
© AFP 2020 / Carlos Barria
美媒:美国正考虑在不取消制裁的前提下缓解伊朗国内形势的方案

扎里夫接受《哈姆沙里日报》(Hamshahri)采访时说:“由于伊朗议会通过决议以及伊朗新年后将举行大选,因此美国的时间并不多” 。

扎里夫对于伊朗6月中大选前取消制裁的可能性发表了以上评论。他还表示,伊美两国没有必要举行双边谈判。

他强调说,就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举行谈判的方式一直存在,伊朗也没有离开谈判桌,“恰恰是美国需要入场券,才能与其他国家一同加入这一谈判”。

美国白宫早些时候表示,拜登打算与盟国商议有关与伊朗谈判的计划。德黑兰方面表示,伊朗并没有与美国谈判的计划,这一问题上的任何进展都取决于美国采取的切实措施,包括取消对伊制裁。

2015年7月,伊朗和美英法俄中德等6国达成解决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以全面解除联合国安理会、美国和欧盟对该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2018年5月,美国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分阶段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包括针对与伊朗开展业务国家的次级制裁。伊朗2019年宣布将逐步放弃在伊核协议中承担的义务,并于2020年初不再遵守对核研究、离心机和铀浓缩水平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