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国

香港行政长官宣布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

香港行政长官宣布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
© AP Photo / Vincent Yu
撤回修例方案消息传出后 香港恒生指数暴涨3.3%

据香港政府新闻网消息,林郑月娥说,”有关撤回条例草案,我在六月十五日已经宣布暂缓条例草案,之后亦表明,修例工作已经完全停止,条例草案明年七月便会自动失效。”

林郑月娥指出,”特区政府会正式撤回条例草案,完全释除市民的疑虑。保安局局长会在立法会复会后,按《议事规则》动议撤回条例草案。”

林郑月娥强调,持续出现的暴力正动摇香港法治的根基,极少数人挑战”一国两制”,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污损国旗、国徽,将香港推向危险的境地。

她认为,无论市民对政府或对社会现况有多大的不满,暴力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遏止暴力、捍卫法治、重建社会秩序。政府会对所有违法及暴力行为,严正执法。

今年6月以来,为完善法制,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但社会对条例草案出现极为分歧的意见。此后,一些极端激进分子以反对修例为幌子,不断发起示威活动并与警方发生冲突。据香港警方统计,自6月以来共有1117人被捕,多人已经被检控,170多名警员受伤。

 

分类
中国

香港行政长官回应示威者有关释放所有被捕人士的要求:有违香港法治精神

据香港政府新闻网消息,林郑月娥说:”对于示威人士提出的‘五大诉求’,我们在不同场合都回应过。有关要求释放所有被捕人士,不检控、不追究违法的人,这些要求是法治社会所不能接受的。根据《基本法》,律政司的刑事检控决定,必须不受任何干涉,否则有违香港的法治精神。”

香港行政长官回应示威者有关释放所有被捕人士的要求:有违香港法治精神
© REUTERS / Kai Pfaffenbach
香港行政长官宣布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

她表示,有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要求,政府认为有关警方执法行动,应该按既定机制,交由专责的独立监警会处理,而不应该另设独立调查委员会。审视工作的目标是重组事实,评估警方的处理,并提出改善建议。监警会已经成立国际专家小组,协助委员会工作,报告的内容和建议都会公开。
她强调,对于双普选的要求,这是《基本法》订下的最终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社会需要在法理的基础上,在平和及互信的氛围下,以务实的态度进行讨论,否则只会令社会更加撕裂。
与此同时,她指出,本月开始,将走入社区与市民对话,让社会各个阶层、不同政治立场、不同背景的人士,透过对话平台,将种种不满直接说出来,一起去探讨解决方法;还会邀请社会领袖、专家和学者,就社会深层次问题进行独立研究及检讨,向政府提出建议。
林郑月娥最后表示,希望通过这些行动,可以为打破困局行出一步,以对话代替对立,为社会带来改变。
林郑月娥当天还宣布正式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
今年6月以来,为完善法制,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但社会对条例草案出现极为分歧的意见。此后,一些极端激进分子以反对修例为幌子,不断发起示威活动并与警方发生冲突。据香港警方统计,自今年6月9日至今,警方共拘1183人。截止目前,警方有1800多人遭起底,其中71名是警员子女,涉及袭击、绑架等言论。

分类
中国

中国能寄希望于世贸组织什么?

中国能寄希望于世贸组织什么?
© Sputnik / Ilya Pitalev
中国商务部:中方在世贸组织起诉美国新一轮的加征关税措施

这已经是中国就关税问题向WTO第三次起诉美国。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世贸组织成员国应通过本组织提供的适当程序解决新出现的贸易争端。也就是说,任何国家为应对自身利益受到另一国家——贸易伙伴的侵犯,都可以向WTO投诉。单方面征收关税并设置壁垒——直接违反世贸组织的基本规则和规定。

而美国则坚持认为自己不违反WTO任何规则。华盛顿认为,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属于保护公共道德的必要措施。WTO规则的确允许在特殊情况下单方面设障,比如,针对赌博、电视等。然而两国整个贸易受到关税制裁并借口是为了保护公共道德——这还从来没有过。

美国为自身立场辩解说:中国涉嫌强制美国转让技术。同时国家还积极对企业给予补贴,以此增加“国家冠军”。 华盛顿认为,北京推行这一政策人为地为中国产品提供了一个竞争优势。此外,利用美国技术让美国处于不利境地,且威胁到国家安全。因此加征关税是合理的,可以被认为是“保护公共道德的措施”。美国称,在美方根据美国贸易法案第301条进行调查之后,贸易争端开始了。因此中美经济关系的问题超越了世贸组织的权限,这意味着,美方行为不违反该组织的任何规则。

新华社指出,中国已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以打击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国的单方面行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获胜机会很大。因为如果世贸组织采取,比如,亲美的立场,那么它就开了一个先例:借贸易保护主义这种手段在世贸组织保护公共道德。这样,该组织将不再履行世界贸易自由化以及防止贸易壁垒的最初职能。但即使中国赢得这场争议,美国也可以无视该组织的裁决。正如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助理教授李思奇指出的那样,世贸组织没有任何具有强制约束力的解决机制。李思奇说:

“对于美国的单边主义行为,在法理层面中国是有比较强的法律依据。就最终结果而言,我认为中国还是有一定胜算的。但是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即使中国胜诉,美国是否履行?也就是说争端解决机制没有强制约束力,美国可以选择不履行。那么我想,美国的履行情况还是取决于当前中美谈判的进程。虽然WTO法律具有一定的约束力,但是我个人认为,美国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取决于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对自己利益得失的评估。即中国能否给出美国满意的出价,进而让他去取消关税。所以说这是一个主观的问题。”

中国能寄希望于世贸组织什么?
© AFP 2019 /
世贸组织将成立专家小组调查美国对中国光伏产品采取进口限制措施

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指出,即使胜诉,中国也没有对这将有助于停止中美贸易战抱多大希望。美国从程序上可以很容易地破坏世贸组织的裁决。例如,简单地上诉。 不过现在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七名仲裁员中只有三人任职。至今选不出新的仲裁员,因为美国阻止其他各方提出的候选人。三名仲裁员是世贸组织审理上诉案件的最低人数。如果其中哪怕是一人辞职,上诉机构的工作将陷入瘫痪。而其中一名仲裁员今年12月任期到期。因此美国可能会无限期地拖延中国的诉讼案件。

审理中国起诉美国的整个过程可生动地表明今天的WTO解决各国之间贸易问题的无能。在大坂峰会期间G20国家领导人已经指出了改革该组织的必要性。峰会宣言指出,各国明确支持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以改善其职能。而中国在5月提出了改革该组织的建议。李思奇专家就此评论道:

“至于美国在WTO是否开创先河,我认为还要取决于WTO未来在多边谈判规则方面,是否会诞生有强制约束力的法律条款,来针对美国的这种行为。如果没有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没有约束力,那么美国想用就会用。其次,抛开法律层面,从政治经济的角度来讲,会存在其他国家效仿的可能性。因为在目前缺乏法律规范的情况下,使用美国这种方式的成本是比较小的。所以说不排除在当前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的环境下,有可能会产生溢出效应。当然,虽然当前中欧也在谈判,但是从实际来说,可能不会有像美国这么极端的保护主义成员。然而不排除在部分的产业领域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说这也是在WTO改革中我们非常关注的话题。中国在5月份提交的WTO改革建议文件中强调,我们要应对单边主义、保护主义,要制定相关规则,就是为了防止在缺乏现有国际规则的情况下,部分国家滥用单边的措施和手段。”

事实上,中国目前在世贸组织起诉美国是在国际舞台上宣布自己反对美国贸易政策的另一种方式。现在根据WTO规则,美国有60天的时间来解决争端。如果不能迅速解决问题,那么正如经验表明,这个过程可能拖上几年。例如,中国在2012年世贸组织提起诉讼后,美国出台了针对中国一些商品的反补贴关税。上诉机构花了七年之久的时间才最终裁决中国有权征收报复性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