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国

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对华施压显示出美国极端反华力量的焦虑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沈雅梅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从特朗普政府这一段时间以来变本加厉对华施压的动作中可以看出美国极端反华力量的焦虑。

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对华施压显示出美国极端反华力量的焦虑
© REUTERS / Ashley Landis/Pool
美国扩大对中国官员的签证限制

他们不知道未来在美国国内政治格局中将何去何从,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把特朗普执政时期的对华政策变成某种“政治遗产”强加给继任者。

据路透社报道, 美国周一对更多中国官员实施了签证限制,指控他们侵犯“人权”,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任期最后一个月对中国采取进一步行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这些限制影响到那些据信对压制宗教人士、少数民族团体、持不同政见者等负有责任或难脱干系的官员。

变本加厉地施压体现出美国反华力量的焦虑

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执政四年间变得越来越敌对。而特朗普在输掉大选、无法成功连任之后,并没有将注意力转移到美国国内疫情控制、社会分裂等更为紧迫的问题,反而加大了对中国的施压。

特朗普政府变本加厉对华施压显示出美国极端反华力量的焦虑
© AP Photo / Lajos Soos/MTI via AP
王毅:美国不断拉长制裁中国企业单子的举动是不可接受的

12月7日美方宣布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14名副委员长实施所谓“制裁”,借口是他们在“取消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一事中起到作用”。12月18日,美国新增了数十家中国公司进入其贸易黑名单,其中包括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和中国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沈雅梅副研究员分析称:“美国特朗普政府在任期内把对华政策的方向进行了一个重大的调整。现在他的任期即将结束,但实际上他的很多对华政策还并没有实现。所以我们从他们这一段时间以来变本加厉对华施压的动作当中看到了特朗普政府极端反华力量的焦虑。”

反华鹰派希望调动极端反华的声音,确保自身的地位

沈雅梅副研究员表示,特朗普政府加大对华施压的主要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反华鹰派巩固其在美国政治格局中的地位;二是企图将现有的对华强硬政策强加给拜登政府。

她说:“第一,反华鹰派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做大、崛起,进入到决策层,随着本届政府走向结束,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当选总统可能要进行一些更新换代,而反华鹰派在国内政治格局当中将何去何从?这是他们比较关注的问题。因此,他们只有抓住一个议题来调动跟自己立场相似的力量,进而形成团结,这样才能够抗击对华温和势力,从而在国内政治格局当中占有一席之地。”

“第二,美国政府每次换届的时候会出现继承者推翻前任政策的倾向,所以通过这种方法框定继任者对华政策的走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把自身的对华政策变成一种‘遗产’,作为特朗普执政四年的一个‘成果’,强加给继任者。更长远地说,有可能为他今后继续拾起对华强硬或者对华竞争路线进行一定的铺垫。”

而需要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由过去的求同存异转为博弈、对抗,并不完全是由特朗普这一届政府所导致的,也与中美在经济、科技等领域差距缩小,分歧摩擦增多有很大关系。因此,沈雅梅副研究员强调,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施压政策会不会成为成为继任者拜登的“包袱”,仍然要看接下来中美互动以及拜登执政的情况。

一系列对华施压政策给中美关系和世界带来了什么?

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关系的破坏从2018年发动对华“贸易战”、“科技战”就已经开始。到2020年,更是不断升温对华“人文交流战”、“舆论战”、“外交战”等等。沈雅梅副研究员强调,中美之间的政治博弈究其根本美国单方面对中国进行的一种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进攻,进而影响了经济合作、全球治理等各个方面。

她说:“首先,中国经历了冷战,从冷战中走出来,深知意识形态对抗对于国家、对于世界和平的无谓消耗,中国不寻求意识形态的输出,也不愿意去做意识形态对立的事情,但是现在美国这些极端反华政客要复活冷战、复活遏制战略,从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方面对中国进行打压,这导致了中美政治博弈加剧。”

“其次还有经济博弈。美国对中国崛起的硬实力基础进行削弱,让作为中美关系‘压舱石’的经贸关系遭受剧烈颠簸,动摇了中美关系稳定的基石。”

“再者,因为全球治理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大国去推动、组织和保障的,我们从今年疫情以来全球公共卫生治理比较薄弱也能够看出来,中美合作缺位是影响国际合作的。”

本月初,美国发布限制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旅行的规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表示,这是美国内一些极端反华势力出于强烈意识形态偏见和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升级对中国政治打压的行为。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美国政府做法完全不符合美自身利益,只能让美国自诩的开放、自由形象和制度优势在世人面前进一步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