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经济

日本引发东北亚军费增加

菅义伟政府首个军事预算已经获得批准。军费预算创日本史上新高。新增开支用于研发新型巡航导弹、隐形战机以及射程更远的反舰导弹。

日本引发东北亚军费增加
© AP Photo / Li Gang
专家:中国大陆完全掌握对台军事威慑主导权,不会随美国起舞

日本政府周一批准了空前规模的517亿美元的2021财年国防预算。与2020年相比,预算增加0.5%。菅义伟兑现了他的承诺,将继续自己前任安倍晋三的路线。要知道,日本的军费开支已连续八年递增。

其中包括为日本研发巡航导弹拨出额外资金。该项目为期五年,因为已经设定了将新型导弹飞行距离增至900公里的任务。路透社指出,日本正在考虑装备远程导弹,并训练本国军人与中国、朝鲜和亚洲其他地区较远地面目标作战的能力。日本共同社援引反对派议员的意见称,他们对新型巡航导弹的研发表示关切。在他们看来,拥有这种能够打击敌方基地的导弹违反日本宪法,而日本宪法规定了日本专守防卫政策,禁止参加军事行动。

日本政府计划未来五年再建两艘军舰。它们应该配备新型强大防空雷达和“宙斯”反导系统,其射程将是旧款的三倍。这种武器被认为能替代两个陆基“宙斯系统”(Aegis Ashore),而后者的建造项目已于6月取消。

新增资金还用于研发新一代日本造隐形战机。它将取代自卫队的老式F-2。三菱重工有限公司的任务是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支持下负责该项目。

分析人士还提醒,日本防卫省还打算专拨额外资金用于打造能够侦察高超音速武器的卫星群。此类导弹不仅飞行速度更快,而且比弹道导弹还低,包括中国研制的弹道导弹。另外,日本还计划拨款创建日本自卫队一个新的独立部门,以保护网络空间。

日本引发东北亚军费增加
© AFP 2020 / Jewel Samad
专家:中企被禁向美关键电力公司供应设备或为美国两党的政治默契

在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刘江永教授看来,日本军费的增加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他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特别提醒注意日本政府和自民党在此问题上的共识。刘江永教授说:“我认为,日本军费预算连年增长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主要原因在于日本最近几年的防卫力量发展发生了新的变化。除了原有的陆海空自卫队外,又新建了涉及宇宙航天和网络方面的两个军事部门,而这些都需要有预算投入。过去日本在太空军事化方面是比较隐晦,但是现在防卫省已经明确把宇宙航天这部分作为一个新的军种,与原有的自卫队结合在一起,形成从太空到地面再到深海的立体防卫力量。”

“另外,过去日本一直标榜‘专守防卫’原则,即在没有遇到外敌攻击时不使用军事力量。但是根据近年来日本出台的新安全保障法,这一原则已经被部分改变。当日本的盟国美国或者澳大利亚在海外遇到攻击时,日本在一定范围内可以使用自卫队的力量。也就是说这种防卫政策的改变导致过去的导弹防御体系以及力量的部署都需要随之改变。同时日本还加大力度采购美国的F35战机,,包括用于在陆地起飞、空中作战的F35A,和用于在航母上起飞的F35B。考虑到日本实际上目前都是使用防卫型航母,未来为了F35B可以垂直起降,那么还需要改造升级航母。可以说这些都需要投入一定的军费。

“日本的这些变化都是在菅义伟执政后、新任防卫大臣岸信夫任职以来积极推动的。从防卫省到自民党内的相关决策机构,包括日本目前的政府在这一问题上意见都是一致的,所以不会出现日本内阁提出增加预算,自民党却反对的情况。而且公明党在整个执政党内部是相对温和的一个政党,受议员人数太少的限制,它也不会跟自民党产生很大的意见分歧。所以在这一背景下,增加预算通过并不意外。”

日本政界经常为增加军费而辩护,借口是为了应对中国威胁。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军事专家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认为,未来几年日本在军事发展中宣布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为了遏制中国海军。弗拉基米尔·叶夫谢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说:“日本正在大力提升自己的军事潜力。它逐渐地建立了一支现代军队,尽管仍然被称为自卫队,但现在却逐渐发展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武装力量。显然这里也说是为了抵制中国。例如,新型巡航导弹可用于摧毁中国海军船只。宙斯盾系统可以应对中国的中程导弹。为了消除中国人在网络空间可能采取的行动,还建立了一个专门的部门来对抗网络威胁。当然,尽管总的来说,创建新部门是大势所趋,例如,美国就非常重视网络威胁。”

日本引发东北亚军费增加
© AFP 2020 / JUNG YEON-JE
韩国如何摆脱生育率低窘境

但中国专家刘江永认为,中日间战略对话会逐步缓解两国间的矛盾,摆脱军事对抗不可避免的传统论调。刘江永教授说:“日本一方面在经济领域非常依赖中国市场,愿意保持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但是另一方面,他在安全军事领域又将中国视为最大的防范对象。主要原因在于中日间对于钓鱼岛列岛的领土主权认知不同,存在分歧。自70年代开始,日本就根据一些莫须有的谎言认定所谓尖阁诸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称中国在钓鱼岛执法巡航是入侵日本的领海。如此一来,日本的国防军事力量就开始在钓鱼岛附近要争取维护或建立自己的制海权和制空权,而达到这一目就必须配有相应的装备。日本2018年通过的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和2019—2023年度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都已经明确这一目的。若是加强美日军事同盟不够,还将加强美日澳印四国联盟,控制印度洋到南海、东海整个海上通道的战略要地。

“另外,日本在决定国防或者军事力量部署方面,还受到美国地缘战略思想的严重影响,即海权论(Sea power)。这一思想在日本根深蒂固,日本认为海洋国家和陆地国家是必然会发生对立对抗,而海洋国家需要与海洋国家联合起来,共同对抗陆地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和朝鲜)。如果他继续认同这一地缘战略思想,必然会导致与中俄在安全保障方面的不信任,那么就会让日本增强自己的海上和空中力量。”

“我认为在这方面中日还是需要通过战略对话沟通,让日本认识到海洋国家和陆地国家在全球化时代不是对抗的关系,逐步来缓解矛盾,使东亚地区成为一个可持续安全的地区,东海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和合作之海。”

一周前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在与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视频通话时赞成积极建立安全领域的建设性关系,并建议加快建立海上和空中通信机制。岸信夫则保证,日本愿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与中国保持联系,加强在国防领域的联系与合作。

显然,在这些领域的合作将使中日两国加强相互信任,避免出现由当事方之一增加军事开支而引发报复行动的情况。因为最终将损害整个东北亚的安全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