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经济

韩国如何摆脱生育率低窘境

据美国健康数据与评估研究所(IHME)预测,韩国人口将缩减一倍,因此,到2100年前,GDP将下降到世界第20位。根据2019年结果,韩国总出生系数,已处于世界末位,成为妇女平均生育少于一个孩子的唯一国家。政府很早前已在试图刺激生育,但还是无法扭转负面趋势。14岁以下人口比例,在世界上仅略好于日本和新加坡。

韩国如何摆脱生育率低窘境
© REUTERS / TINGSHU WANG
俄中学者讨论“中国经济奇迹”在人口减少后是否可能继续下去

12月15日,政府批准下一个《低生育率和社会老龄化问题基本计划》。文件规定了很多下一个五年的支持措施:为年轻家庭大规模建房,为其租房提供资金支持,支持他们积攒资金为自己购买房产;承认两个孩子的家庭为多子家庭,为他们提供大面积国有房产优先租赁权;进入公立幼儿园的几率提高到50%,增加全天照看孩子的位置数量;为在中小企业工作的休完育儿假者提供超过一年的税收优惠;此外,还规定有很多其它保障性别平等和舒适培养和教育环境的措施。

直接提供资金成为新文件中的亮点:从2022年开始,生育婴儿将获得200万韩元,此外,为每个不到1岁的新生儿按月支付30万韩元补贴,2025年前,此数字将提高到50万韩元。与此同时,年龄不到7岁儿童的10万韩元补贴机制依然延续,生育补贴提高到100万韩元,照顾孩子期间的工资收入提高到正常工资的80%(但不超过150万韩元)。如果两父母各休假3个月,那么每位可获得数额为300万韩元的补助。

措施多与少是个争议性问题:据最新数据,韩国家庭,家长年龄不超过39岁的,家庭成员两人以上的,平均月收入是520万韩元。其中,工资和奖金收入是380万韩元。部分计划明年成为父母的年轻人在总统网站留言,希望2022年前出生的孩子也享有此权利。另有人强调,问题不在于金钱和个别礼品,能够刺激生育。但不管怎样,这样的决定是需要的,而且要尽快。

幸福不在于金钱

韩国如何摆脱生育率低窘境
© Sputnik / Kirill Kalinnikov
俄联邦审计局:俄罗斯人口自然减少幅度同比超过30%

中国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郑栽骏指出:“在韩国,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人口连续12个月在自然减少。年度新生儿数量首次降到30万人,这是1981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最低数字。据统计,今年第三季度的生育系数为每位妇女0.84人,这是经济合作发展组织国家中最低的。作为比较:美国是1.77人,日本是1.43人。也就是说,几乎多出一倍。”

造成目前状况的原因有很多,但首先是经济原因。

专家认为:“首先是房价太高,生儿育女成为一种奢侈。另外,政府支持生育的政策不包含很多东西:要知道,父母做出生儿决定时,不仅要评估生育和初始照顾的代价,还有之后的培养、教育及考入高校的问题。再有,甚至目前计划文件中规定的育儿休假政策,对两父母来说,在韩国公司具体的经济条件下,利用起来也并非易事。措施归措施,但能用到何种程度,却是另一回事。”

“第二,是更为深刻的问题,即父母照顾孩子和男性延续后代的观念,对千禧一代来说已经陌生。因此,甚至在结婚建立家庭后,他们更经常地把资金用于个人,而非孩子。”

“传统观念认为,孩子可巩固夫妇的爱情,是未来‘资本’,孩子将来会照顾父母,这种观念已经成为过去。新一代年轻人把生育看成是负担,需要承载一生的负担,是经济损失和时间上的限制。综合这些因素,生育孩子的愿望下降了。”

在此情况下,政府新倡议能否成功将成为问题。

郑教授说道:“最近15年里,我们有过3个规划,拨出了225万亿韩元,但均为并未成功。到2025年的第四套计划,将拨出196万亿韩元,也就是说,比此前的总额还要多。这表明,还在试图用金钱来解决问题,尽管经研究,此类措施效果很差。有简单的逻辑,发达国家与收入低或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相比,生育率要更低些。”

他认为,对生育率来说,资金刺激能够带来某些正面效果,不能认为,这些钱都毫无用处。但是,拨出资金从2022年开始,可能造成相反的结果,很多想生育的,可能做出推迟生育的决定,也就是说,明年的生育率将更低。当然,之后会出现生育提升,但很难说,总体趋势能有所改善。

质的过渡

韩国进入40年前的生育率水平,看来是难以实现的目标。理想的场景是,取得发达国家的平均指数。但解决积累起来的社会问题,需做出极端性决定和推出其它组合工具。

郑栽骏说:“我们需要放弃原有各种禁忌的政策,以大大增加生育率。暂时,我们社会对移民、多元文化家庭或非婚生子来说,环境并非最为舒适。我们需做出改变,通过支持他们的计划。比如在法国,非婚生子数量已经到达50%,而韩国是2.4%。在我国,此类孩子或者被扔掉,或者被送养国外。从朝鲜战争开始到现在,约有20万儿童被送到国外。我国国外送养的孩子和送养的时间最长。我们应承认这些事实,让非婚生子合法化,将之加以利用,大大提高生育率。”

专家还注意到,单亲妈妈通过人工授精生儿育女话题的热烈讨论。在韩国,对于未婚女性来说,这种方式是禁止的。然而,韩国娱乐节目明星藤田小百合在日本通过这种方式生育孩子后,很多韩国女性表示支持此类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