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军事

中国将应对美国对其海上利益推出的新挑战

美国发布《海上优势》(Advantage at Sea)战略,其主要方向之一是遏制中国。文件呼吁美国所有海上力量,为与中国发生战争做好准备,依托盟国,保障美国在世界上优势和支配地位。

联合文件由美国三军种指挥官签署,分别是海军作战部长迈克•吉尔迪将军(Mike Gilday)、陆战队司令大卫·伯格将军(David Berger)和海岸警卫队司令卡尔·舒尔茨(Karl Schultz )。12月17日,美国海军学会信息资源公布了这份文件。

中国将应对美国对其海上利益推出的新挑战
© AFP 2020 / SAM YEH
专家:台媒宣称的“航母杀手”噱头大过实力

战略文件指出,中国和俄罗斯是对世界和平构成主要威胁的两大国家。报告说,一些国家,尤其是俄罗斯和中国,正在挑战关键地区的力量平衡,试图破坏现有的世界秩序。文件认为,中国因其经济增长和军事实力,以及意图在区域水域寻求支配地位和重塑对其有利的国际秩序,因而是优选竞争对手。

文件强调,美国海上三军种应为与中国发生严重战争做好准备。中国海军发展要比美国更快,战时,中国因生产能力强于美国而得到快速扩张。报告写道,中国海军集中在太平洋西部水域,而美国舰队在完成全球责任。文件指出,美国海军将提高自己在太平洋的存在度,发现和锁定对手的行动。美国的主要任务是,海上监控、力量投送和在大洋中的支配地位能力。与此同时,美国的盟国和伙伴,应做好准备,愿意参加争夺海上优势地位的行动。

俄罗斯外交部国际关系学院国际信息安全和科技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阿列克谢·彼柳科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从2015年开始有了首份此类文件。通过战略报告可以看出,美国的利益中心在移向亚洲。

他说:“中国是亚洲的主要玩家。海洋,是中美对抗的主要领域。美国在太平洋建有数量庞大的海军基地,保持的强大军事力量集团。因此,战略集中的正是亚洲区域。此报告的出台,可能与在印太伙伴关系框架下组建军事联盟有关。在此框架下,美国起主导作用,并视‘四方联盟’为遏制中国的政治军事机制。”

阿列克谢·彼柳科夫强调,中国努力发展自己的海军是完全合乎逻辑的,目的是保护自己的海上利益。美国企图妖魔化中国是不正确的。新战略报告指出,中国在计划夺取海上霸权。

他说:“中国对美国海军战略的反应,可能是通常的遏制政策。但并非是美国意义上的遏制,即中国‘遏制’,实际上意味着进攻,而是此名词通常意义上的遏制。遏制那些对华奉行侵略性政策的国家,使其明白,如果挑衅和军事侵略,将面临强大的抵抗。中美关系中,可能将建起排除偶发性的机制,避免海上军事冲突。任何一方都不需要战争,因此大国之间的冲突,甚至小的、偶发冲突,都可能最终酿成大战。”

中国将应对美国对其海上利益推出的新挑战
© Sputnik / Vitaliy Ankov
即将举行的军演会使中日更难接近?

中国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员陈相秒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在中美对抗日益紧张条件下,中国有能力应付对本国海上利益所形成的新挑战。

他说:“目前美国对中国海上力量的挑战包含三方面:一是在中国周边海域进行抵近侦察,特别是在南海、东海和台海方向;二是与中国周边的国家开展合作,这种合作的指向性非常明显,即针对中国,试图对中国的发展进行牵制;三是在战术层面监视中国海军走向外洋的过程。”

“对此我认为中国海军,特别是在近海附近,应当下功夫维护自己的海洋权益。首先,在面对威胁国家安全时,中国应该有足够的应对能力,包括应对美国近空近海侦查的威胁。其次,通过与南海、台海和东海区域国家的合作来缓和海上局势,让美国单方面的军事介入没有抓手。另外,中美之间还需要建立一个沟通机制,一是在战略层面两国是否可以进行高层对话,探讨沟通双方的海洋战略和主要利益;二是进行海上危机管控,因为美国对中国的侦查应该是长期性的,为了防控发生危机,中方可以向美方提出在现有的《海上相遇安全行为准则》上建立更为完善的机制;三是中美两国间学者的沟通也是有必要的。因为两国之间在很多概念上的理解并不一致,包括军方战略上的术语、海上行动的一些信号等问题,都可以通过学者层面来进行沟通。”

“从国际海洋合作的层面来看,中国也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比如主动发起一些海洋合作创意,包括环境保护、全球或区域性海洋治理合作机制等等,这些都有助于全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海洋政策。此外在目前的国际海洋秩序之下,美国以秩序的维护者自居,部署自己的前沿力量,实际上却是在强化权利竞争的概念。所以我觉得今后还是要进行调整,在国际海洋秩序的框架下两国多开展一些沟通机制。未来中美两国之间的力量该如何相处,我想是现下双方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举例而言,美国在保障自己支配地位和遏制中国方面,赋予盟国和伙伴怎样的角色。比如可对太平洋岛国就海底国际互联网电缆铺设发出警告。该项目可改善瑙鲁、密克罗尼西亚和基里巴斯的通讯效果,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支持这一项目。参加竞标的有独立于华为技术集团的华为海洋网络公司,此外还有隶属芬兰诺基亚的阿尔卡特海底网络公司(ASN)和日本电气公司(NEC)。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正对这三个太平洋区域国家发出正式的外交压力。美国人对可能审议华为公司的申请表示战略关切,认为华为参与项目,或对这些国家的安全造成损失。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公司在设备购买阶段,提出的报价要比竞争对手低20%。考虑到华为海洋网络公司胜算的强大竞争力,美国施压可能让伙伴国陷入死胡同。12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宣布,美方有关说法完全是对中国企业的抹黑,是为自己无理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编造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