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国

中国为外商均衡游戏规则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宣布,中国与欧盟投资合作谈判进入尾声。早前,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也指出,中国和欧盟已就公平竞争环境达成共识,并力争在年底前签署投资协议。

2013年,中国和欧盟就投资协议启动谈判,期间时而取得进展。欧盟方面多次强调,对布鲁塞萨尔来说,主要条件是北京为欧洲在华公司提供同等的游戏规则,欧盟公司可像中国公司在欧洲那样在中国自由工作。长时间里,中国一直在本国某些经济领域中设置很多限制。这点让布鲁塞尔不满,因此,几年时间的谈判,几乎停滞不前。

中国为外商均衡游戏规则
© REUTERS / Thomas Peter
专家:中国经济第四季度强劲复苏,预计全年增速将超世行预期

但最近,中国开始加快提高自身经济体的透明度。比如外国投资“实体清单”从去年的131个缩减到123个。现在,外国公司可在华勘探和开采石油天然气,可测量二氧化碳排放量,简化外国资本进入农业领域,开采若干金属。未列入“实体清单”的投资领域,外国公司无需从管理部门申请专门的许可。

对世界经济来说,2020年非同寻常。在此情况下,中国取消外国公司进入金融领域的限制。瑞银集团、大和证券和高盛集团,或独资购买华企股份,或准备很快购买。尽管爆发新冠病毒大流行,贸易和国际投资合作受阻,但今年头7个月,有1.9万家公司在中国启动业务。证券投资者投入了创纪录的2140亿美元,购买高收益债券和股票,额度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的水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徐雪梅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尽管外经情势复杂,冠状病毒给国内经济造成一定的问题,但中国还是在增加经济的透明度,刺激吸引外国企业进入国内市场,因为这是最好的继续发展的方式。

她说:“一方面,坚持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谈到的,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另一方面,在全球经济环境困难的情况下,中国继续扩大开放不仅有利于自身经济回暖,也有利于世界经济复苏,毕竟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需要中国。”

中国经济存在的条件已经发生巨变。如果说从前,中国GDP的增长,主要是通过廉价出口保障的,很自然,中国公司需要良好的、最好是没有竞争的增长环境。因此,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严重受限,这样做目的是保护当地企业。现在,中国的出口份额急剧下降。首先,中国已不再是劳动力廉价国,人均GDP近十年上涨了数倍。人民币汇率坚挺,对中国出口竞争也是不利的。再有,COVID-19大流行使世界经济下滑,大多数国家对进口商品需求下降。

中国为外商均衡游戏规则
© AFP 2020 / THIERRY CHARLIER
中美关系日益紧张背景下,中欧有意加强伙伴关系

因此,中国唯一的保障可持续增长的可能性是,更好地利用内部市场潜力,刺激需求。所以,中国政府今年宣布实施“双循环”政策:依托内需,在维持外部经济联系与合作情况下发展生产。为满足内部需求的增长,应提供更高质量的商品和服务。专家徐雪梅认为,中国与外国发展投资合作是有利的,但在此领域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她说:“目前来看,我认为制度层面的不完善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各国往往会通过签订双边、区域或多边协定来为国际投资提供规则支撑,现在中国与欧盟等主要经济体之间尚未达成相关协议,部分已签署的投资协定也需要进行升级谈判,在当前各国投资审查普遍趋严的情况下,有必要通过规则方面的协调为企业跨境投资提供更好的法律保护。”

中国意识到,有必要建起统一的投资促进和保护机制。因此,对中欧协议给予高度关注。去年,中国和欧盟之间的双边贸易实现了6500亿美元。美国曾是中国最大伙伴,在两国经贸关系萎缩情况下,对北京来说,与欧洲构建以大型长期投资为基础的可持续经贸关系是重要的。要知道,尽管欧洲与中国存在意识形态分歧,但还将保持某种中立,美国将很难将布鲁塞尔吸引到与中国对抗的轨道上来。

对欧盟来说,这份协议具有战略意义,不仅在经济层面,同时也在政治层面。布鲁塞尔不满意的是,中国与欧洲国家在积极发展双边关系。因此,布鲁塞尔非常希望与中国建立 超国家机制,解决经贸和投资合作问题,以此来强调欧盟政治结构对成员国的权威性。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吹风会上指出,正在筹备的协议,将为中欧投资者带来新的良好机遇。此外,还将建立起更为友善的利益保护体系。

《金融时报》援引欧盟外交官提供的信息写道,北京或接受此前无法接受的若干要求。中国已经展示了解决主要问题的政治意志,其中包括缩减限制领域清单,2019年通过了《外商投资法》。剩下的待解问题,将在本周进行讨论。据悉,欧盟方面呼吁中国执行《国际劳工权利协议》,而中国要求布鲁塞尔为可再生能源开放欧洲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