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政治

韩国打传单牌,平壤会作出回应吗?

12月14日晚韩国国会通过了《朝韩关系发展法》修正案,其中规定禁止向朝鲜散发反朝传单和其他物品。

今后反朝材料的恶意散发者将面临最高3年的监禁。该修正案的反对者称,这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有违宪法。但是支持者坚持认为,这是韩朝关系稳定发展以及边境地区居民安全的保证。在过去的八年中提出了相应的立法建议,但只有在民主党的支持者在议会中获得绝对多数之后,这些修改才得以写进修正案中。预计修正案中禁令的引入将是重建南北间信任的第一步。

韩国东亚大学(Dong-A University)教授Lee Sinuk 就此评论道:“北朝鲜叛逃者在获得美国超保守力量的财政支持后,散发了侮辱朝鲜最高尊严(即北朝鲜领导人——编辑部注)的传单,并进行了北朝鲜根本无法视而不见的其他活动,这使南北和解变得更加困难,也进一步加剧了朝鲜半岛的分裂。”

韩国打传单牌,平壤会作出回应吗?
© Sputnik / Iliya Pitalev
韩国非政府组织再次向朝鲜投放50万张传单

在他看来,在《板门店宣言》和平壤首脑会议之后,文在寅政府本能做很多事情,但什么也没做成,而是将一切都交给了特朗普政府。朝韩关系发展长期以来一直呈消极态势,因此恢复需要时间。政府称,它这次“将正确地做一切”,但也未必会让北朝鲜满足。

Lee Sinuk教授说: “即使韩国政府借禁止散发反朝传单法律再次建议向朝鲜提供医疗用品,平壤也很难接受这一点。在韩方在这一领域建议的东北亚国家合作框架内提供抗疫设备和物品的援助,不太可能导致结束COVID-19疫情的疫苗供应的出现。因此,从朝鲜角度来看,它将很难接受韩方建议。对南北双方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保持各自完全独立。”

不过这位韩国专家也指出,一个从事援助朝鲜的私人进步组织最近宣布,已获得统一部的许可,并向朝方捐赠了医用口罩。可见,韩国需要继续尝试通过民间渠道寻求发展对朝关系的途径。只有在疫情过后,才能指望恢复某种形式的官方合作。

Lee Sinuk 教授接着说:“即便是通过私人组织提供医疗产品援助,在金刚山山区开展旅游合作以及铁路、能源合作,需要南北双方专家会面,但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朝方已经表示,不管文在寅政府使用什么花招,都不会对此做出回应,因此,即使出台新的禁令,改变北方基本立场也不容易。”

韩国打传单牌,平壤会作出回应吗?
© REUTERS / HEO RAN
朝中社:金正恩推迟针对韩国的军事行动计划

谈到可能将反朝组织的活动转移到中国或俄罗斯领土以规避韩国禁令时,Lee Sinuk 教授指出,肯定会进行这种尝试,但在那里他们将不得不面对不太客气的中俄政府,后者很可能根本不允许他们到边境地区。

Lee Sinuk 教授说:“一些由美国资助的基督教信徒可能会继续采取出人意料的行动,这很可能成为严重阻碍南北民间交流的一个因素。但是那些在边境地区帮助组织逃离朝鲜的基督教组织不会帮助或支持散发传单。因为如果他们受到中国或俄罗斯执法人员的严厉制裁,将破坏他们活动的基础,而且鼓动朝鲜人逃离将变得更加困难。”

至于最活跃的朝鲜叛逃者组织,首尔肯定希望他们避免被当地政府抓获以及朝鲜随后引渡他们的要求,因此会提前关照他们。

Lee Sinuk 教授最后说:“为了使每个国家都能有效阻止叛逃者组织的突然行动,韩国政府可能会与各国政府共享相关数据。它也可以通知这些问题组织可能遭到所在国家执法人员的制止以及随后受到惩罚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