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

2020年为何促使人们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面孔?

2020年成为人们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脸面隐藏在口罩下的一年。不只是后果还是巧合,但正是在这一年,在全球技术界出现了“脸面潮”。模仿人脸或人脸表情的应用软件和程序充斥了整个IT市场。日本设计师走得更远——他们能为人脸制作3D面具。

2020年为何促使人们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面孔?
© REUTERS / Thomas Peter
人脸识别技术的法律边界在哪里?

12月初Google在Play Market应用商店中总结了2020年该领域的成果。乌克兰开发人员提供的Reface服务进入2020年最佳20个应用和游戏排行榜。这款应用程序于2019年开始流行,邀请人们将名人照片中的面孔换成自己的面孔。该应用程序吸引了名人本身,许多人还记得埃隆·马斯克的那条推文,他用戴维·约翰逊的脸面替了自己的脸。这张照片非常逼真,以至于人们还以为埃隆·马斯克突然炼出了一身肌肉,全身都刺上了纹身。

2020年这款应用程序开始提供用短视频替代人脸的功能。应用程序安装数量已超过2000万,并且数量还在继续增长。

然而,这里应该注意的是,Reface服务的想法很难被称为原创。在中国提供类似可能的Zao应用程序早在一年前就出现了,只是它的评级随着人们对个人数据安全性的质疑而在几天之内迅速出现下降。

通常,在亚洲国家脸部应用的数量和种类无需多说。但是仿真面具领域的新事物再次引起人们的兴趣。

2020年为何促使人们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面孔?
© Ruptly . Sputnik
日本商店销售人脸口罩

日本公司Kamenya Omote开始以380美元“购买”人脸进行3D打印。面具非常逼真,甚至有些吓人。真实人物的面具在东京的一家小商店售价为940美元。 

在网店中这种产品被标定为“热”(即“热销产品”),并且其中一位创建者的面具已经销售一空。 

如果说2020年西半球人对人脸特感兴趣,是因为他们已经太想看看自己整个脸——因为下面一半一直被口罩遮盖,那么亚洲人的创新会让人们思考,原则上在大流行之前,戴口罩在这里也很普遍。

中国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肖雪萍在接受卫星通讯社记者采访时就此评论道:

“像日本、中国、韩国都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人们倾向于集体主义文化,喜欢向他人、权威和环境看齐。同时也比较尊重规则,在意他人的看法。然而这些都会让个体在社会环境中感到不那么自由,尤其是在表露真实自我的方面,会担心自己的想法不被他人接受和排斥。所以对有些人来说,在2020年疫情的背景下,虽然戴口罩不那么方便,却能够获得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人们会不自觉地感到‘没有人知道我是谁’。这段时间不止一位女性朋友告诉我,因为戴了口罩,所以她们经常都不化妆出门,反而让人更加放松。”

这位中国心理学家继续解释道:

“人脸隐藏在面具之下,会有一种‘反正没人知道我是谁’的感觉,让人觉得能够轻松做自己。比如像社交焦虑者,就可以用‘都戴着口罩,没有看清你是谁’作为借口,不用再去礼貌寒暄。这对于深受儒家文化和集体主义文化影响的亚洲人来说,就像是拉开了一些人际的边界。在人际关系里,能够辟出一块自己的空间。”

产生具有影响力网红的俄罗斯公司Malivar的创始人瓦列里·沙里波夫,在解释2020年人们如此关注脸部时指出:

“ 2020年对于许多实体和过时的事物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但同时它也对新事物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其中包括几年之后才可能出现的事物。今年已成为很少有人相信的绝对正常的一年。这里指的不是新世界的现实,而是关于数字人以及与之相关的一切,包括数字服装、神经生成、面部、文本、图像等。”

顺便说一下,现在Malivar正准备发布自己的B2B产品——一种SaaS服务。这种服务使用神经网络用高质量的视频替换面部。

瓦列里·沙里波夫说:

“从技术角度看,这只是一个网站,可以在其中以高清视频格式用其他人的脸代替脸。不需要特殊的技能和设备即可使用它——公司中的任何经理都可以是拥有带照相机的智能手机的用户,透明的成本估算使他们可以避免估算并等待计算。目前,该产品针对的是企业受众面。” 

创建者们还计划增添其他选项,例如,通过神经网络生成面部或以某些字符样式生成神经文本。的确,对于社交网络上的内容制作者来说,这将更加有趣。

每个人都不再戴口罩后,“脸面趋势”是否还会继续,我们将来可能会看到。但在西方文化国家中虚拟面部替换应用程序的兴起以及亚洲文化国家中3D面具的出现,不禁让人意识到,新冠疫情无意中影响了我们文化中最深层次的社会需求——可以看到并成为自己,但很安全。